天鴿問責豈能只問馮瑞權的責

文:蘇嘉豪 Sulu Sou

天鴿災後接近八個月,廉政公署、專案委員會及政府內部紀律程序多個調查過後,所謂問責還是「跟著劇本走」,氣象局前局長馮瑞權被撤職處分,兼按現行法律最嚴重的停發四年退休金,共計400多萬。前事不忘,方可作後事之師,多個月來,公眾對風災揭示基建、預警、應急方面的失當,直接造成重大傷亡和經濟損失,談起還是義憤難平,但政府在追究責任的態度上卻顯得「倒瀉籮蟹」,絞盡腦汁要找人祭旗以息怒火。多個調查則彷彿將氣象局官員塑造成足以遮天的「大黑手」,引導輿論窮追猛打,讓真正要負起政治責任的最高統籌如願全身而退。

77.5
圖/愛瞞日報

一開始已對官員問責猶抱琵琶半遮臉

天鴿來襲後短短24小時,民怨迅速升溫,一發不可收拾。劣績斑斑的氣象局長固然首當其衝,但特首災後的拙劣反應也遭抨擊,要求其下台的呼聲浮現。從當刻起,特區高層應已深明事態嚴重,一向「溫馴」的澳門人這回「佛都有火」。然而,政府一開始已經對問責避重就輕,特首「離地」落區氹仔無正面回應會否追究責任,及後氣象局長如常列席記招辯解預報困難云云。政府一路試探著公眾的底線,如無激憤即打算就此「過骨」。直至風災翌日,特首代氣象局長宣布「請辭」,依然是猶抱琵琶半遮臉,一些「跟車太貼」的政客搶說是「踏出問責的一步」,殊不知追問之下由行政法務司長補充其實只是「因私人理由自願退休」。

雖然災後半個月內,廉署和專案委員會先後針對氣象局和官方防災、救災責任啟動調查,對氣象局官員的紀律程序也隨之而起,但馮瑞權的退休風波才剛開始。行政法務司長在9月13日批示馮往後每月領取的退休金,以退任時的890薪俸點計算,加上年資獎金及其他津貼,馮退休後每月領取超過九萬。至近兩星期後,公眾陸續發掘有關批示,於是一片嘩然。行政法務司長起初強調依法自願退休並不影響日後追究紀律或刑事責任,但事隔一日,司長「打倒昨日的我」廢止批示,理由居然是政府無察覺到批示不符合退休前90天聲明的法律規定(馮遞交退休日是8月29日)。

抓小放大愧對無辜犧牲難免悲劇重演

根據《公共行政工作人員通則》第263條規定,服務滿30年且年滿55歲的公職人員有權單方聲明自願退休,但必須在擬離職日前最少提早90天遞交。程序上,馮的聲明退休理應先經其所屬氣象局的行政和財政部門,送退休基金會給予意見,最後由行政法務司長簽字確認。難以想像全程行政人員、法律顧問,以至陳海帆本人,都在夢遊嗎?如此「瑕疵」屬行政上的低級錯誤,當中有否牽涉「明知故犯」、「瞞天過海」,更是值得深究。馮的自願退休於11月27日獲確認,至3月28日,政府批示其每月退休金近八萬,而當刻紀律程序仍未完成。如今馮已退休再被撤職處分,根據《通則》第306條第3款最嚴重是導致中止支付四年退休金,而當事人目前尚保有上訴權利。

公職人員退休與否的撤職後果有何不同?《通則》第349條第3款規定,如屬強迫退休及撤職處分,當事人行為良好的話,五年後可申請恢復權利,包括重新領取退休金。因此,馮被撤職一刻如未退休,最大分別只是被停發多一年退休金。除非當事人按《通則》第270條主動放棄領取退休金,否則,即使後來被追究任何行政或刑事責任,基於工作年資累積而獲得的退休相關權利均受保障。不少人認為馮尚未「一無所有」,仍樂此不疲於「追打落水狗」,政客們「引領戰團」而對更高級別官員的政治責任隻字不提,政府則「順水推舟」研究鬆動紀律程序與退休保障相互獨立的行政傳統,個人對此是有保留的。

從烏龍批示退休金,到退休後「狠狠算帳」,政府一直在與公眾博奕。每當群情洶湧,特首高官均心知肚明,若不快速撲火,下一個隨時燒到自己,全部矛頭直指區區氣象局長則最好不過。自「8.23」當日,我依然相信,氣象局固然要承擔預警和通報失當的重大責任,但核心還是集防災通報、基礎建設、人事任用、災後應急、官員問責的領導責任於一身的特區首長。狙擊「卒」的同時,更應正視躲在人禍背後的「帥」,須釐清和追究特首高官責任(事實是災後無任何一份調查牽涉此一部分),是我等的一貫堅持。若然天鴿問責,最終淪為鎖定只問馮瑞權的責,不顧特首高官問責制度的搭建,這是相當可悲的,除了愧對無辜犧牲的市民大眾,更無法避免悲劇重演。

原文載於2018年4月13日訊報》「正本清源」專欄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