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亂選官衰過唐朝炮製官場熱廚房

文:蘇嘉豪 Sulu Sou

澳門官員任用制度不清不楚,無厘頭的空降怪事近年屢見不鮮,有體育教育出身的文官獲推薦成為一關之長、有司法人員轉行掌管博彩監察*、有讀土木工程和環境水利的臨危受命兼任氣象局長、有做旅遊推廣的突然轉任文化局長,亦有長年從事機場規劃的出任交通局長,被「名正言順」批評為「離地局長」,尚有一些如掌管電信的因政策失誤被臭罵後調任司長顧問……這種調來調去的隨意性,難免令人質疑官員的專業能力,也打擊官員選任系統與公職人員士氣,形成惡性循環令施政舉步維艱,結果又是苦了市民。

28827122_1611128042337385_2460887311535537892_o
圖/澳門焦點報

隋唐始漸摒棄選官必依名門望族

  最近,鄰埠某報喜歡罵澳門政府「衰過清朝」、「衰過第三世界國家」,但其實澳門這種官員選任制度更「衰過唐朝」(有人說,拿「大唐盛世」比較,對「藏污納垢」的澳門政府實不公允)。回顧逾千年前隋唐時代,開始逐步摒棄選拔官吏必依名門望族的舊制,雖然選任官員繼續維持一部分的世族門蔭制,祖輩、父輩官位由嫡長子蔭襲,甚至有非嫡長子或非子孫詐承官位須處以數年徒刑的規定;但科舉制同時興起,則確立了透過定期考核選拔官員的機制,當官始有一定標準與門檻,此制擴大官吏選拔來源,開闢寒門入仕之路。當時亦有一種叫入流的選官制度,凡於中央或地方出任九品之外的「流外」官職,任滿一年後經過考核,再參與吏部的銓選,可獲授予九品之內的官位,亦即「入流」。一些歷史評價是,於世族蔭襲以外,另闢寒門入仕、小吏陞遷的制度,有助提升高級官員的學識水平和能力,更堅實朝廷的統治基礎。

特區選官塵埃落定公眾始被告知

  上千年前,封建帝制選官尚且有這些標準與制度,如今特區選官卻是糊裡糊塗,豈不令人感嘆可悲?目前,特區的局級官員人選由作為監督實體的司長推薦,最終由特首透過批示定期委任,而副局級或以下官員則直接由司長批示委任,但究其甄選與晉升標準始終不清不楚,除了由原官員退休、調職或請辭而衍生的「職位出缺」,最常見的選任理由是已經被複製、貼上許多遍的「個人履歷顯示其具備專業能力及才幹」。所謂行政主導使然,使特區首長獨攬大權。試想,由諮詢委員、官委議員,到各部門官員,不論何種領域或範疇,清一色由其一人簽字批示;如要逐一嚴謹評價其選任成效,相信在其位者神通廣大、才高八斗也無力勝任。關鍵在於特首集大權又亂用權,公眾每每只有待選官塵埃落定後被告知一途,即使民意再不滿,也難敵一錘定音,更別說後續根本無有效的公眾績效反饋機制。

  上至特區首長,下至基層官員,其選任機制均存在不同程度的缺憾。在所謂行政主導的「淫威」之下,更是由最頂層的特首一人獨攬選官大權,導致越來越多公眾認為不適任的官員上位。不賢者而居高位,播其惡於眾也。施政的失誤由最頂層貫穿至最基層,形成結構性的惡性循環。類似的情況,近年也陸續出現在原先建立好一套優良官僚及公務員體系的香港,所謂行政主導伴隨越來越多無厘頭甚或惹起民憤的公共政策。特區這種集權而含糊的選官方式,為管治者留有任人唯親、近親繁衍的「埋堆」風氣,加上越基層官員越要「孭鑊」、「捱鬧」這種權責失衡的官場文化,形成具高學歷、高專業能力的有志之士不敢或根本不願意進入的「熱廚房」,大大壓抑公務員向上流動的信心與動力。

(二之一)

原文載於2018年3月9日《訊報》「正本清源」專欄

* 基於拙文其中提及博監局官員選任的例子,當中電台主持背景的敘述,近日引起一些網友的反感,為此,本人樂意收回有關不成熟的敘述,並向有關網友表達歉意。本人強調,拙文旨在討論選任官員制度的不清不楚,難免招市民話柄,結果影響施政和公職內部,屬對事不對人,也希望各位理解信人不如信制度的初衷,繼續努力推動官員問責。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