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用吃人樓價綁死青年實在可恥

文:蘇嘉豪 Sulu Sou

面對熾熱樓市,樓價居高不下,越來越多年輕人無奈負起「樓奴」的枷鎖,成了社會的一道「傷痕」。公屋和中、低價私樓供應滯後之下,政府過去多次使出「辣招」作為價格需求管理,在一片火海之中猶如杯水車薪,被批評「搲痕都無力」。但立法會幾經辛苦通過兩項「辣招」之後,政府居然即晚再推青年首置按揭放寬措施,重新刺激潛在需求量,如同火上加油。所謂的「組合拳」其實左右抵銷,冒險入市之人甚至很有可能被打得焦頭爛額。

27993705_1588202787963244_5087468841099487569_o.jpg
圖片來源:http://www.imeshchat.net/News/article/sid=220.html

同步「組合拳」或打得青年焦頭爛額

  特首提早兩個月在北京「放風」要對樓市使出「辣招」,其中對非首置物業開徵累進式的取得印花稅,假設購入第二間房屋價值千萬,買家須額外承擔50萬稅款,第三間則要多付100萬。這樣的預告式出招,結果成功催谷多個私人樓盤促銷,直至立法會通過後的三兩天待生效期間,仍有相當多買家催促經紀加快交易,無他的,正是要趕及開徵稅款前完成入貨,一買入即刻湧至財政局繳稅,有地產業者更稱「過去一個月生意,等於平時半年的量」。單看今個月首8日繳納轉移印花稅的住宅就有900多宗,比以往每月成交數還要多。

  政府的稅務法案,理應係透過增加非首置成本,適當減低房屋成交量,從而管控私人樓市的供需關係。正當公眾質疑這種預告式「辣招」,很有可能在短期內就被市場消化;與此同時,政府放寬21至44歲青年首次置業向銀行的按揭成數,卻將潛在需求量重新「谷起」,極有托市之嫌。措施規定即使曾經首置,但只要在貸款一刻不擁有本地住宅不動產一半或以上業權,均可符合條件,而業權由繼承或贈與所得也獲豁免。按揭成數方面,330萬或以下住宅最高按揭90%、330至800萬住宅最高按揭80%,連800萬或以下的住宅樓花也獲放寬至最高80%。

孭住一身樓債難免磨蝕自由意志靈魂

  過往收緊首置樓按,係為了避免尤其年輕人在高樓價之下冒險入市,以較低首期「上車」後難以承受漫長的供樓歲月,最後搞得「周身樓債」。而今次政府突襲式重新放寬樓按的大背景,卻是「看準」近年樓價不跌反升,加息陰霾久久不散,環球經濟市場不明朗。即使當局一直呼籲銀行把好首置貸款的關,但始終對年輕人釋出了「買樓好似容易咗」的危險訊息,也使有能力入市的潛在需求一下子增加。業界原以為政府「辣招」過後要稍渡「寒冬」,得悉放寬一出即刻「重拾信心」,部分推出「只需幾十萬首期」的促銷廣告,賣完貨尾「過個肥年」,也有樓盤坐地起價,甚至索性封盤、待價而沽。有銀行更宣稱「還款期最高可達45年」,廿歲開始供樓,隨時供到退休。

  民望回落的財政司長再三強調,新措施係趁加重非首置成本之際,同步推出以利年輕人更易負擔首期,然而,非首置「辣招」成效十劃未有一撇,甚至分分鐘連「撇」也沒有。如此風高浪急的時勢,政府政策誘餌年輕人「引火」入市,以漫長供款綁其一生——綁死年輕人的拳腳和夢想,而為了滿足「樓奴」的條件,只能尋覓、保住較高薪和穩定的職業,而往往缺乏可塑性、創造力,繼而因為孭住一身樓債,而自我審查、不敢吭聲。總的而言,政府多年來利用賤賣土地、縱容囤積、助長樓市,以吃人的樓價和租金,蠶蝕一代人的自由意志與靈魂,以至對這座城市的歸屬感,使他們營役大半生而遠離社會與政治,客觀上,這種政府實在可恥——「仆街」也不足以形容。

原文載於2018年2月16日《訊報》「正本清源」專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