舉牌禁令撤回之後,議會更應開放充權

文:蘇嘉豪

立法會休會在即,關於議員舉牌禁令的爭議,可謂匆匆的來,匆匆的去。在民間壓力之下,建制派陣營也出現重大分歧,循直選競逐連任的,與循間選或官委躺著連任的,明顯各執一詞,章程及任期委員會最終緊急撤回有關條文。爭議雖然暫告段落,但公眾仍要警惕議會的自閹趨勢,持續推進立法會開放和充權。

photo6327608556957837301

會議黑箱議員失職 公眾忽然如夢初醒

近半年因工作所需,約見了不少專業人士,請教了他們很多的專業意見。言談間常提及過去跟進的議題,大多不屬於自己比較熟悉的政治專業。事關澳門社會傳統上誤以為對政治避之則吉,儘管政治議題往往影響到人的基本權利和自由,也是眾多民生議題的核心,但依然很難引起公眾關注,這次關於修訂《立法會議事規則》的決議案爭議亦如是。

不久前的7月17日,章委會主席黃顯輝首度披露涉及限制議員表達自由的建議修訂條文。由於立法會所有小組委員會會議從來都是閉門進行、黑箱作業,連傳媒也被剝奪全程採訪的機會;過去幾個月、歷時十幾次內部會議之間,當中的民選議員又對公眾默不作聲,因此直至主席公布消息,公眾當刻才如夢初醒,質疑連代議士也不准透過各式「道具」展示民意,批評提議既兒戲也荒誕。事後有議員解畫為何毫無預警,原因是「從民生角度睇,唔覺得公眾會好強烈關心」。

議政論政之士更應渴望引領時代走

就在章委會公布消息的翌日,有記者約我分享對提議的看法,直接觸發了自家團隊愈研究提案細節,愈覺得事態嚴重。當時團隊也有一些掙扎,自問:「公眾不關心的話,還要堅持追下去嗎?」然而,冷靜去想,要不要跟進一個議題,應該是問:「應不應該跟進?」而非「公眾關不關心?」議政論政之士,斷不能限於被動地跟著時代走,更應該渴望引領時代向前走。《議事規則》的修訂,牽涉到立法會的整體運作,也涉及議員如何行使監督政府的權力。當議員無權、無法履行監督的天職,行政權力將會完全失去制衡,這絕對與千家萬戶的民生話題息息相關。即使公眾當刻未必意識到有其重要性,還是值得一追到底。

從提案到表決,民間只有不足十天。一個政治訴求的推動,不能只安於「表態式反對」和「失敗後譴責」,除了記者會、起稿、拍片、寫信、送信、網台、聯署、請願,還有盡力把話題推上傳統媒體的編採議程,也要打破政治壁壘向建制派議員進行政治遊說,更要經營社區街站深入淺出地向居民解說。鏡頭前抗爭的幾分鐘,其實肩負著團隊以至市民大眾無窮的腦力和勞力。至少值得慶幸的,除了是章委會被迫撤回條文,更是因為議會運作、表達自由——這樣「枯燥乏味」的議題,還是有可能引起一些社會關注的。

重視制度權利責任 社會始能持續前進

去馬之前,聽過好幾次「必輸」的善意提醒。我們知道,當社會矛盾愈多,大眾無力感愈深,難免籠罩著失敗氣氛;不過,如果要「必贏」才出手的話,我們早該回家睡覺了,只要是應該推進的,知其不可為亦該為之。撤回舉牌禁令,只是小事一樁,更離譜的事情還在後頭;撤回之後,如何持續促進立法會充權,包括全面開放委員會會議、鬆綁議員提案限制、賦予市民聯署啟動辯論會議、行政長官列席議會制度化等等,是一個值得努力的課題和方向。期望陸續有更多人,願意重視政治的制度、權利、自由和責任。

原文載於2017年8月4日《訊報》「正本清源」專欄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