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國再警告世遺保育不力 澳門政府不見棺材不流眼淚

文:蘇嘉豪 Sulu Sou

繼2007年護塔行動之後,事隔10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再對澳門世遺保育不力提出警告。若然,澳門政府短期內未能化解高樓發展和管理匱乏,對歷史城區的嚴重威脅,澳門世遺將隨時再被列入「觀察名單」,面臨被除名的災難性後果。本地民間團體以至聯合國近年多次強烈關注澳門政府的保育工作,然而,文化官員依舊自我感覺良好,對國際社會的行動回應更是消極,還是除不了「不見棺材不流淚」的惡習。

圖片說明:去年12月,新澳門學社理事長鄭明軒、副理事長蘇嘉豪和周庭希親赴巴黎教科文總部,向世遺中心總監Mechtild Rössler反映東望洋燈塔的保育危機。

世遺中心嚴厲抨擊高樓發展管理匱乏

今年7月,教科文世界遺產委員會將在波蘭克拉科夫舉行第41屆大會,將檢視包括澳門歷史城區在內的世遺保護狀況。作為教科文重要的研究機構,世界遺產中心經分析由締約國,即中國政府今年3月提交的澳門世遺保護報告,隨後發表了一份決議草案,嚴厲指出澳門政府拖延編製管理計劃和城市規劃,導致歷史城區遭受惡性發展的威脅。決議草案將提交7月的大會進行審議和表決,屆時醜婦終須見家翁,澳門文化官員需隨同中國代表團出席,向國際社會講清講楚。

決議草案明確指出,「高樓」和「管理」是威脅澳門歷史城區的兩大因素。雖然澳門在2014年同步實施《文遺法》和《城規法》,對推進城區保護和防止惡性發展的工作有一定效用,但當前歷史城區卻接連受到周邊緩衝區、沿岸和填海地的超高樓發展壓力。世遺中心點名批評,東望洋燈塔緩衝區內、東望洋斜巷超出特首批示限高近30米的爛尾樓項目(81.32米)、澳門半島東海岸漁人碼頭被允許放高30米的酒店項目(90米)、南灣以南新城B區毫無限高的填海規劃(只需遵守航空役權的160米規定),三者分別破壞東、西望洋兩山的文化景觀。

至於管理方面,則涉及到根本的制度缺失。2005年7月成功申遺至今,澳門政府居然仍未依法制定《澳門歷史城區保護及管理計劃》和城市總體規劃,世遺城市普遍採用針對大型發展項目的遺產影響評估指標,亦同樣一片空白,令插針式超高樓嚴重損害澳門獨特的「山海城」佈局和肌理。世遺中心對此表示遺憾之餘,也要求澳門政府在制定管理計劃、城市規劃和評估指標,尤其是作出任何不可逆轉的決定前,先將草案呈交教科文審核,又要求在明年12月1日前提交總體報告說明城區保育及上述事項的執行情況,以便世遺委員會在2019年的第43屆大會上進行審議。

文化官員避重就輕難擔國際保育重任

決議草案公布後不久,文化官員身體最誠實。對於世遺保育的重大警號,當局發出的新聞稿卻是輕描淡寫:「世界遺產中心的決議草案中,對澳門歷史城區的保護狀況,包括類似如盧家大屋相鄰的工程項目、澳門城市的規劃,以及《澳門歷史城區保護及管理計劃》的進度表示關注。」不知情者單看官方消息,實在難以想像事態的嚴重性。及至長期關注議題、近年先後發表民間世遺報告和親赴巴黎教科文總部進行國際游說的新澳門學社召開記者會,當局同日才匆忙向傳媒解畫。

即使連文化局長也承認世遺中心措辭「比較嚴厲」,但還是堅持死不認錯、否認保育不力。官員提出媽閣廟失火和崗頂聖奧斯定教堂倒塌的例子,反駁事故均屬「意外」,先不談這其實牽涉廟宇和教堂監督維護的人為問題,世遺中心批評的高樓發展和制度管理問題,皆因政府怠忽職守和傾斜商界而一手造成的「人禍」,但這部分卻被完全避重就輕。事已至此,當局依然無法顯示亡羊補牢的決心,的確難以寄望能夠肩負國際保育重任。

在官商一體、利益輸送的陰霾底下,澳門歷史城區飽受粗獷式發展的摧殘,文化遺產不斷在無聲哭泣,如今再次獲得國際社會的關注和督促,固然是好事。但文化官員的保育態度消極又是不爭事實,岌岌可危的此時此際,熱愛我城本土的民間智慧更應扮演關鍵角色。努力維護和發揚文化遺產,就是維護澳門的在地價值,更是土生土長澳門人飲水思源、不忘初衷的標誌。

原文載於2017年6月9日《訊報》「正本清源」專欄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