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史教材統一化後患無窮

文:蘇嘉豪

圖:香港01/Getty Images

正當香港立法會討論由建制派提出「初中中史獨立成科並列作必修」的無約束力動議,不少人憂慮洗腦教育借殼上市,透過統一編製課綱,逐步箝制學生對歷史和政治的思辯空間;幾乎同一時間的澳門立法會又再「領先一步」,特首崔世安列席答問大會時透露,由澳門政府和中國人民教育出版社聯手編製的中學中史教科書,將在2019/20學年全面使用。

倡用大陸出版中史書 崔世安蒙羞教育界

與香港基本法類似,澳門基本法第122條明確規定各類學校均有辦學自主性,還享有教學、學術和教材選用等自由。回顧近年台灣和香港,單是課綱統一化已經觸發軒然大波,澳門這邊廂卻有建制派議員(編按:江門同鄉會副會長麥瑞權)索性提倡統一教材,以利建構「愛國愛澳」的共同價值觀,曾掛名擔任中學校長的崔世安回答時居然對提議表示肯定,並宣稱即將全面使用大陸出版的中史教科書。議事堂上令教育界蒙羞的一問一答,不但無視維護教學多元的憲制責任,侵犯歷史教育這個思想培養重地,對社會的殺傷力更是難以想像。

眾所周知,人民教育出版社直屬中國教育部,管理層包括中共黨委書記等,是黨國最大的教科書出版機器。由他們聯同澳門官方出版的歷史教材的偏頗性不言而喻,隨手也能翻出若干例子:教科書把中共早年武裝策劃的「暴動」寫成「起義」、中共取代國民黨「領導抗日」的地位、國共內戰被定性為「反共反人民的陰謀」、造成幾千萬人民非正常死亡的土地改革被譽為「讓農民翻了身」,至於連番左傾政治運動以至六四事件等哀鴻遍野的歷史事實更猶如「從無發生」。莘莘學子何辜要被灌食這樣片面甚至歪曲的史觀?

篏制教育多元 社會重大退步

2015/16學年,澳門共有74間學校(涵蓋幼稚園、小學、中學和特殊教育),當中有64間即近九成由私人經營,當中主要按辦學團體背景劃分為親北京的紅底學校,以及天主教或基督教的教會學校。私校主導、辦學多元,理應係澳門優良的教育傳統,但澳門在2007年實施15年免費教育後,被外界視作德政也有流弊一面,除了10間暫未選擇加入免費教育網的私校,其他學校均直接受制於政府龐大的財政支持,令除了本來已為洗腦教育任務推波助瀾的紅底學校之外,其餘教會學校實際的教學自主權也所剩無幾。特別是面對歷史或公民教育,只要政府動輒打著「民族」和「愛國」旗號而來,「政治正確」當前,學校高層總是要被迫跪低,有哪位教師膽敢拒用中共版本教材?澳門教青局連夜發稿辯稱各校依法享有的「自由選擇教材的權利」,恐怕愈來愈像寫在基本法上的一紙空文。

教育事業的自由與開放是社會進步的指標,也是年輕人養成獨立自主思辯能力的基石。可是,港澳社會總有些人急於表忠,朝思暮想要「從娃娃抓起」,以為收服教育就能使人心歸順。由官方編製的歷史教材必然帶有強烈的、爭議性的意識形態,中國如是,日本如是,外國亦如是,何不讓知識和觀點依舊百花齊放,避免人類重複犯下「逆我者亡」的歷史錯誤?教育作為社會化的重要階段,肩負維護以至激發學生多元思考和潛能的守門人責任。若港澳政府繼續對教學自主指手劃腳,甚至從教材內容到考試評核無孔不入,只會令教育失卻應有價值而為單一思想服務,敲響社會倒退的重大警號。

原文載於2016年11月18日《香港01》博評-政經社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