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校聯考說不出半句教育意義

文:蘇嘉豪

圖:Scott Ovm Chiang

從構思、籌備、強推,到暫緩、再強推,四校聯考經歷了充滿疑團和爭議的整整四年。對於推行聯考的教育意義,直至鐵定明年去馬的一刻,政府始終說不出個所以然。四間高等院校,聯同主責高等教育事務的政府部門,理應是本地高教策略的橋頭堡,幾年下來,居然還停留在方便行政的論述水平,而沒說出半句教育貢獻何在,有智慧的教育工作者無不搖頭嘆息。

政校目光只有行政 民間着緊的是教育

政府推銷四校聯考「有助減輕學生壓力」,民間尤其教育界則強調「逐步損害多元教學」。正反雙方壁壘分明,卻如雞同鴨講、搭不上嘴,這源於立足截然不同的思辯層次。政府和院校的目光只有行政,而民間着緊的卻係更大的教育,早就預言從初試聯考,到過渡聯招、統考,將是不斷僭建教學和評核標準的過程。由官方主導決定標準為何,甚至孩子如何學習的生殺大權,更是教育集權化的過程。聯考及它的趨勢,加劇了考試指揮教學和評核的不良現狀。人人搶著名列前茅,師生壓力不減反增。以對學生的「終結性評核」取代「形成性評量」,亦與多元教改理念背道而馳。試想,所有的考試,必然伴隨相應的大綱、模擬題庫和分數指標。當考試的內容和標準日後愈趨單一,針對性的操練方向將收緊中學的教學空間。以一份考卷的一套試題綁住各有特色的高校,也將令本來各自獨立的考評標準和方式形同虛設。

錯誤憾動考試制度 應試風氣不可挽回

在日前的公開論壇上,政府代表試圖澄清「一試定生死」的指控,強調聯考涵蓋中、英、數的一次筆試成績,非大學收生的唯一標準,學生尚需按報考科系要求另行其他科目考試或面試。但事實上,如果學生無法通過一開始的筆試,將喪失參與往後其他考試或面試的資格,遑論令學生有機會發揮紙筆以外的才幹。換言之,筆試是大學收生第一道而非其中一道門檻,聯考正是將四校原先各有千秋的四道門檻合而為一。聽罷,政府代表又改口風說,如果學生連筆試考的「基本能力」也未過關,不獲面試和錄取亦是「無可厚非」,說法顯然前後矛盾。老問題又來了,當官方有權築起第一道入學門檻、演繹何謂「基本能力」,一份考卷的一套「基本能力」將制肘學生的學習和應試生涯。翻閱市面上補習社嘩眾取寵的廣告口號,便可知政府錯誤憾動考試制度此舉,所圖利緊張的應試風氣將一發不可收拾。上述正是教育界不平則鳴的核心所在。

匯集云云學術份子 論述水平僅此而已

四校聯考一開始就無清晰而有力的政策定位,眼裡僅得行政便利一途的推手,對教育界的「窮追不捨」當然大惑不解。反覆易地而視推手的角度,不難發現四校聯考旨在將原先分散的四個入學筆試合而為一,主觀願望係有意報考四校範圍的學生得以集中應付,「現行考試制度下學生要四處奔波,若遇上天氣不佳,交通往來也非常不便」,考試制度變革當前,院校高層的論述水平僅此而已,怎不叫人抹一額汗?況且,透過各校原有的協調關係,以及學生判斷報考院系孰輕孰重的基本理性,上述「便利」根本無需聯考即可達成。幾間高校理應匯集云云學術份子,難以想像與民間拉鋸多年依然毫無寸進。聯考官方網頁上,除了考試的日程表、流程圖、大綱、試題和若干新聞稿,只有幾段簡陋不堪的簡介,連一份像樣的學術研究也欠奉,公眾根本無從科學探究聯考的教育定位和意義,更重要的是在澳門是否具備必要性。

誰人犯顏直諫 教育史記一筆

從早年紅底教育家蠢蠢欲動,到現在特區政府推波助瀾。毫不諱言,聯考是走向聯招、統考的第一步,也是將學生推向懸崖的第一步。政府和院校只顧挾住公眾根本無從監察的師生說明會,對於教育改革方面有理有據的批判,卻始終置若罔聞,關起理性溝通的大門。面對行政霸道、有權任性的推手,民間力量確實微弱得多,但至少在這個連累千家萬戶幾代孩子的分岔路上,誰人犯顏直諫,而誰人又一意孤行,澳門的教育史會記此一筆。

原文載於2016年11月11日《訊報》「正本清源」專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