犧牲多元教學換取行政方便 政府強推聯考制度得不償失

 

文:蘇嘉豪

資料圖片:澳門嘉諾撒聖心中學

從籌備到暫緩,四校聯考始終殺到。儘管社會大眾對聯考制度的疑慮從未平息,澳大、理工、旅院和科大四間高等院校,加上負責行政支援的高教辦,照舊按計劃公布明年3月推行首屆四校聯考。當局人肉錄音機式澄清聯考旨在減輕學生壓力,聯考也不等於聯招、統考。不過隨著聯考大限將至,教學內容愈趨標準化、補習社行業大張旗鼓,師生壓力不減反增,教育界的各種負面連鎖效應已經陸續浮現,很難不令人相信聯考只是教育大一統惡夢的序幕。

逐步摧毀多元教育的開始

政府近年愛講教育改革,先後推出課程框架、基本學力要求和四校聯考,教學方向反而愈改愈窄,與全人教育、多元評核背道而馳,可謂愈「改革」愈倒退。回顧教育歷史,葡國政府無心無力「整頓」當時遍地開花的民間辦學,於是澳門承襲無為而治的教育傳統,由私立學校主導教育市場,各辦學團體的教育以至政治理念大相逕庭,於是私校教學百花齊放。在於背誦、讀寫和運算等傳統學習技能,一般人批評澳門私校質素參差,但多年來百貨應百客的多元導向,卻更能讓具備非傳統技能的學生都有鍛鍊和發揮所長的空間,「高材生」與「留級生」理應沒有誰比誰高尚。可是,四校聯考成了逐步摧毀多元教育的開始,而課框和基力則是聯考以至統考的配件。當考試制度牽引著教學方針,學生馬不停蹄配合標準、操練試卷,負責領軍的教師則無不承受前所未有的壓力,諸如選修、興趣班、餘暇活動、運動集訓等其他學習元素變得可有可無。這都是政府不會告訴大眾的聯考禍患。

充其量只是行政便利措施

籌備之初,我已經指出四校聯考充其量只是行政便利措施,對教育發展卻是百害而無一利。而且籌備過程資訊極不透明,作為最大的利害關係人,學生、教師和家長全程單向接收政令,用家淪為看客,政策好壞也只能硬食。反觀政府不斷重複的理由陳述是說,聯考能夠整合各校原來分散的入學考試和放榜日期,然後輕易得出「學生減壓」的結論,立論僅此而已,難以服眾。聯考之下,學生表面上無需再疲於奔命應付各場考試,但卻要把精神壓力全部押在唯一一次筆試,除了部分需要另行面試或術試的科系,幾乎一試決定學生能否留澳升學;聯考之下,學生表面上也無需再因各校放榜日和學費死線的不同,而被綁住選校自主,但其實即使未有聯考,各校之間根本有能力透過行政協調解決問題。政府以犧牲多元教學來換取行政方便,肯定得不償失。

「一次失利,全軍覆沒!」

政府錯誤強化應試教育,也必然成就周邊的補習行業。業界不諱言自從得知當局有意籌備聯考,各大補習社集團已經看準商機,密鑼緊鼓在澳門開拓市場。市面上的確湧現眾多聯考精讀班,部分以「香港名牌連鎖補習社的一線老師」、「北大高才生」作師資招徠,也有聲稱手執「貼題天書」,甚至有大字標題寫道:「一次失利,全軍覆沒!」或者形容聯考大限猶如前往「HEAVEN」(天堂)或「HELL」(地獄)的分岔口,直言:「審判日你準備好未?」應試教育助長了補習社的嘩眾取寵,顯然地,考試籠罩著學生在學校以至放學後的生活。而當應試風氣愈演愈烈,難保澳門他朝不會複製鄰埠的慘痛教訓,經歷同樣因分數而起的「血的教訓」,教育官員準備好背負千古罪名了嗎?

寧可原地踏步 也不行差踏錯

還未到聯招、統考由中央分配入學機會,只是如今的聯考制度已經劣評如潮。政府對教育界可預見對打擊和傷害視而不見,政策立論不堪一擊卻堅持強推,多少反映急於推進教育大一統的政治企圖。教育官員說:「唔做第一步的話,就會原地踏步。」然而,許多政策不是行前一步、行錯一步就能及時回頭。與許多教育界人士一樣,我寧願所謂的原地踏步,沿用一直行之有效的教學和考試制度,也不容許行差踏錯,把下一代逐步推落懸崖深淵。

原文載於2016年10月7日訊報 》「正本清源」專欄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