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央圖書館起爭議,政府亂作為重複犯錯

文:蘇嘉豪 Sulu Sou

圖:論盡媒體

不消兩年,社文司點燃的火頭已不計其數,最新戲碼來自圖書館建設的爭議。在「揮光五年」治下,從舊愛都酒店、新花園泳池、傳染病大樓,到新中央圖書館,一系列沉寂超過10年的發展規劃得以重見天日,本是重拾民心的好時機,惟政府始終好官我自為之,為了重啟延宕多年、早已不合時宜的政績工程,不顧城市變遷,不顧社情民意,執意搬字過紙。結果不只官民對立,市民之間也被刻意挑起矛盾,社會只有走上撕裂一途。

崔世安在位十年一拖再拖

說到澳門的「世紀工程」,新中圖可謂經典。早在2002年,政府已經表明要興建一座多設施、多功能圖書館,但僅屬概念藍圖。直到何厚鏵在2006年施政報告終於明確興建大型綜合式中央圖書館的計劃,「回應市民自我增値、提升文化素養和充實閒暇時間的新需求」。隨後,文化局發表研究報告建議儘快興建新中圖,「選址須有較完善的公交配套設施,接近其他公共服務設施或購物區」、「按需要設置各種專用區、活動區、特藏區和輔助設施」等。政府同時進行兩輪公開諮詢,多數公眾屬意選址舊愛都,期望配合鄰近的廣場、特色建築、文藝設施和多間學校,創造文化片區的幅射效應,但政府卻另行敲定南灣舊法院大樓作為選址,預計2011年動工,「相信可滿足10年內之需求」。結果,歷經崔世安人在社文司長和特首高位的整整10年,新中圖連設計圖也沒有一張。而根據圖書館業界報告顯示,各區由政府、社團、學校、教會等開設的圖書館和閱書報室,則是無序地遍地開花,只是完全對外開放的已有將近90間。

有限身軀無法承載偉大靈魂

雖然,與各社區和公立院校的圖書館不同,中央圖書館肩負擔當城市文化地標的使命,除了一般的閱覽,還內含專業研究、古籍收藏、圖書分流、行政後勤等功能,規模之大可以理解。然而,計劃選址當年已引起巨大爭議,市民質疑舊法院周邊網絡高度繁忙,而伴隨市中心10年以來發展,不勝負荷的人車壓力不減反增、持續惡化。政府卻重施舊愛都規劃「吹水唔抹嘴」的技倆,落力製造「順得哥情不失嫂意」的假象。總之你有任何不滿,就說新中圖有你想要的,居然把區區幾層樓說得像無底黑洞,能夠同時照顧兒童、青少年、長者、學術研究者、劇場團體、遊客……但當吹牛過火了,反而成了民間有力的異議理據,一句到底:我們無法把無邊無際的偉大靈魂,安置在再也不能發育的有限身軀。眼見填海新城,以及南灣湖CD區等多幅閒置土地,將為特區釋出大量土地儲備,高官仍堅稱「看不到其他更好選址」,不是選擇性失明,就是根本目空一切,也是對城市規劃發展的不負責任。

急功近利令社會不斷內耗

特區成立以來,種下了盤根錯節的施政亂象。譚俊榮上任前應已相當明瞭,他將要接手一個爛攤子,既可能繼續被群眾一沉百踩,也可以是把握百廢待興的契機,留下一點德政來。可是,相對於官場的不作為,另一個極端是亂作為,兩者皆非社會之福,譚俊榮兩年來的施政當屬後者,連政府最大的喉舌報紙也罕有撰文批評「社文巨資投放缺諮詢」。黑箱施政之下,政府選擇了急功近利、重複犯錯,到頭來令社會為著無日無之的爭議而不斷內耗(儘管放長雙眼,市民反對新中圖選址舊法院的意見,很快將被政府及由其動員的「文化界團體」曲解為「反對興建圖書館」,甚至「反對提升閱讀風氣」)。

不論是新中圖選址,抑或此前強拆山頂醫院兩間小屋、舊愛都酒店、新花園泳池、霍英東基金大樓,以及龍環葡韻重整、大賽車博物館和沙梨頭圖書館斥資過高、路環古村開發等一系列爭議,通通未見其利先見其害,帶來沉重的社會成本。官員們還是應該收起唯我獨尊的態度,深思熟慮政府的每一項決策,是否及時回應到市民和時代的真實需求。

原文載於2016年9月23日《訊報》「正本清源」專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