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人力阻議會澳門化 惟憂新泛民延續保守

文:蘇嘉豪 Sulu Sou

圖:International Business Times

香港立會選戰曲終人散,70個議席塵埃落定。過去一屆議會,歷經梁振英完全治下的四年,港中關係跌至冰點、幾近決裂,本土和港獨思潮先後醞釀成形。今次選舉是佔領運動後一次重大的民意檢驗,也將是當地政治發展的分水嶺。後雨傘時代港人的集體意志和抉擇,直接反映在建制派、泛民主派和本土派的成績表,一水之隔的澳門人亦看在眼裡。

今日澳門,明日香港

選舉前夕,各大民意調查和分析顯示,或因中方強力介入配票,或因泛民內部協調混亂,非建制派很有可能取得史上最少議席,意味著梁振英的鐵腕管治可能獲得更充分的民意認受。我掙扎良久,選前一晚還是決定公開撰文,對人家的內政「說三道四」。文章呼籲港人尤其是居住澳門的香港選民,積極行使選舉權利,把選票全投非建制派陣營。若談選情分析,更專業的各大政論家比比皆是。談黨派之爭,亦肯定不及各路人馬瞭如指掌。於是文章以「今日澳門,明日香港」作為切入點,形容那並非聳人聽聞的政治口號,而是的的確確的政治現實。香港的新聞自由、學術自由、公務員和警隊的政治中立等等相繼失守,澳門的黑暗身影根本到處可見,香港不再是我熟悉的香港。

緩和議會澳門化進程

在只有一半民選成份的議會,泛民多年來仍尚且掌握三分之一的關鍵少數,足以對政府的偽政改方案行使否決權,但那裡將是下一個被攻陷的目標。我的撰文清楚陳述了同屬北京治下的澳門立法會的慘況,在中聯辦明目張膽的操盤之下,包括徹底淪陷的間選和官委,加上被金權箝制大半的直選,建制派壟斷了九成以上議席,一兩個民主派議員則是孤掌難鳴,甚至被譏為「花瓶」。議會不但無權審批任何一項公共財政撥款,大白象工程霸王硬上弓、蠶蝕公共財富,在2009年廿三條立法,以及2012年偽政改方案的大是大非面前,亦無不充當政府的橡皮圖章。回首近幾年香港政局急轉直下,如果說香港議會有朝一日將步澳門後塵,你還敢覺得不可能嗎?慶幸的是,港人仍然珍視「仲有得揀」的機會,努力以歷年最高的投票率抹去陰霾,包括泛民、自決和本土在內的非建制派陣營總共取得30席,比例直逼2004年、50萬人上街之後一屆選舉的43%,總算緩和議會澳門化的進程。

憂新泛民延續保守虛耗光陰

可是,二次前途爭議快將迫在眉睫,包括禁制港獨派參選等,北京對港管控愈來愈不留情面,非建制派尤其是傳統泛民卻依舊主打「守住」24席否決權的口號(公民黨倒是想出一句比較像樣的「轉守為攻」),這是一種「輸少當嬴」的思維,把民主運動長年置於被動之境,也未免太過妄自菲薄。須知道,儘管建制派利用功能組別的非民選制度設計「打茅波」,選前已有12人零票自動當選,但若泛民和本土的協調分別做得更好,非建制派議席佔半其實不是夢,屆時毋須拉布也能直接擋住政府議案。

再者,雖然泛民在多名元老議員放棄爭取連任,或為新人抬轎之下,大致順利換血,新政黨也逐漸取代舊政黨的位置,但如果泛民系統的第二梯隊,以至主打「民主自決」的新人,日後不由自主或不自覺地,延續前輩們多年來的保守策略,以「新泛民」姿態來應對愈加緊張的政情,議會難免只是換湯而未換藥。當2047大限逼近之際,本土派屢遭打壓而仍然勢孤力弱,新泛民又無法發展出更進取的議程設定和行動部署。憂慮非建制派陣營將繼續虛耗光陰,甚至對澳門政治發展產生雪上加霜的負面影響,實在無可厚非。

原文載於2016年9月9日《訊報》「正本清源」專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