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運激情來去匆匆 本地體育依舊困頓

文:蘇嘉豪

里約奧運落幕,餘興未盡,餘波亦未了。中國金牌運動員一如既往地未及喘息,即獲港澳特區政府分別高規格邀請款待,跟大隊一輪衝鋒參訪作作秀,例牌掀起所謂的民族愛國旋風。政商權貴出手闊綽贈送千萬,社會各界忽然關心本地體育發展,好一派熱鬧景象。然而,奧運熱潮再次凸顯澳門運動員斯人獨憔悴。爭取加入國際奧委會不力的同時,高官們則用盡名目以公費遠遊巴西。相較之下,政府厚此薄彼,顯得格外諷刺。人為的激情過後,本地運動員將依舊難捱,繼續有苦自己知。

澳門人有力擠身奧運

1996年,國際奧委會修例禁止非主權國家加入,葡屬澳門抑或中國澳門均喪失奧運參賽資格,連在開閉幕典禮「到此一遊」的繞場機會也沒有。多年來,澳門運動員只能在殘奧會、聽障奧運、亞運會和各項國際錦標賽默默耕耘。許多人一向以為即使澳門成功入奧,也根本無人有力取得入場券。但事實並非如此,鐵人三項選手許朗就曾勇奪亞洲賽第一和世錦賽第三的殊榮,已符合奧運門檻,過去也擊敗過有份出戰倫敦奧運的中國選手;跳水選手徐雪茵三米跳板亦位列世界前50位,成績與有份參與里約奧運的幾位分別來自紐西蘭、南非和克羅地亞的選手相若,甚至比之更高。儘管這些土生土長的運動員已經,或很有機會滿足擠身奧運的積分要求,無奈礙於澳門身份,再出色的還是與這個體壇巔峰擦身而過。

體育潛能無法拾級而上

運動員苦苦堅持,政府又做過什麼?儘管官員們一直宣稱大眾體育和菁英體育雙軌並行的策略有一定成效,過去先後建立公共體育設施網絡的低收費模式、「運動易」積分獎勵計劃,以及全職運動員合約制度、退役運動員進修資助計劃等。可是,土地資源短缺、賭業過度發展,大大壓縮學生、市民以至運動員的練習空間。拖延多年的運動員培訓中心落成無期,連代表隊也時有搶場地情況。本地青訓乏力,社會尤其教育界普遍未有為青少年投入專職訓練創造友善環境,體育潛能始終無法拾級而上。數以百計體育會本身又因歷史源流,而肩負一定程度的社會控制的功能,運動員往往無法公開暢談不滿,民間改革呼聲薄弱,加上內部人員和運作架構老化,人脈掛帥、親疏有別的社團文化,導致集訓梯隊質素參差,窒礙青少年向上爬升。

少點錦上添花 多點雪中送炭

大眾體育發展空間和程度有限,菁英體育發展更是寸步難行。政府消極應對歷史遺緒,選手們的奧運夢遙不可及。歸究於體育政策雷聲大雨點小,實不為過。澳門曾連續舉辦東亞運、葡語運和亞室運,政府當年企圖打造體育盛事之都的品牌,但浩大繁多的場館工程卻先後成為貪污腐敗的溫床。當活動旋風遠去,除了因飽嚐政績或袋袋平安而殘餘的亢奮,本地運動員的處境還是一樣困頓。社會文化司司長聲稱應邀率團向里約奧運取經,連一份成效報告也沒有的如是;中國金牌運動員大陣仗來去匆匆,引來男女老少拍照打卡的亦如是。

於志向明確的本地運動員而言,體育政策還是需要少一點錦上添花,多一點雪中送炭。否則再多的體育人才,也只會一手糟蹋在政府的施政失誤之上。

原文載於2016年9月2日《訊報》「正本清源」專欄

Advertisement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