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物殺手」為社文司兩年來荒唐事刻上總結

文:蘇嘉豪 Sulu Sou

圖:愛瞞日報

從現場佈置被揭發是網購山寨貨,盂蘭應節的恥笑聲四起,到大會主題被批評空洞雜燴,在緊接開幕的國際武術節之前叠床架屋,本地運動元素欠奉之餘,馳名省港澳的功夫傳奇竟也不見蹤影,武林群英會可謂劣評如潮。但官員們仍堅稱活動「獲得不少正面評價」、「能推廣中華武術和澳門的旅遊形象」,甚至希望續辦。武林群英會正是新屆政府尤其是社會文化司好大喜功、自我陶醉的縮影。開幕當晚,舊愛都酒店外牆驚現的「文物殺手譚俊榮」大型直幡,更為社會文化司將近兩年來所作的荒唐事,劃上有力的總結。

鋒芒太露 引火自焚

新屆政府就職以來,社文司以「光輝五年」先聲奪人,風頭一時無倆,但「區區一億」的大花筒本性難移,譚俊榮的司長辦公室開支預算,居然比其他四司總和還要高,令他似乎成為五司之中民望最快見底的一個。被視為他在政治仕途上的恩人,崔世安雖然不認同把譚俊榮看成「有權任性的壞孩子」,卻也提到將特別與他會面仔細分析社會意見,尤其是批評意見的理據。人在官場,若如譚俊榮施政鋒芒太露,難免抵觸長久的保守政風,惹來政府同儕的微言,一旦不慎觸動既得利益神經,對大眾的好事,亦隨時變成對自己的壞事、累事。更甚的是,當剛愎自用成風,抱持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的心態,連建制派議員的勸諫也置之不理,將指出盲點者標籤為「一小撮人」再強加污名,則很有可能引火自焚,對自身民望以至整個政府的管治威信,都是百害而無一利。

發展步伐失控 全盤否定保育

「文物殺手」的稱號並非空穴來風,它總結出譚俊榮兩年來「勝者全拿」的施政邏輯。無可否認,澳門經濟發展步伐失控,在官商一體當道之下,發展早已全盤攻陷保育,二者存在極不對等的失衡關係。到頭來,每當遇上城市發展爭議,「發展要與保育取得平衡」這句其實無異於廢話。由發展項目、延期超支,或政績工程所衍生的龐大利益,放任政府推土機橫衝直撞,多少歷史建築以至文物剎那間死於非命。就以山頂醫院附近的兩間百年小屋,以及舊愛都酒店和新花園泳池為例,前者慘遭夷為平地,後者只毀剩一棵樹,官員則擅長搬出貌似堂而皇之的說辭,借助親政府的醫療團體和街坊組織保駕護航,不斷鼓動以民鬥民,結果大眾陷入發展與保育之間的零和對決。以長官意志踐踏文化專業,以二元對立取代理性論辯,是社會的悲哀寫照。「文物殺手」殺死的遠不只於歷史建築,還有萌芽之中的公民社會,那將成為歷史罪證。

世遺城市豈能延續安寧?

正如武林群英會開幕當晚,我亂入譚俊榮的受訪現場與之對質,正是源於新屆政府中斷與異議者之間的良善溝通。總有人喜歡選擇性無視所有理性的政策主張,轉而批評我們「激進」、「無禮貌」,然而,相比政府推土機對歷史建築的殘酷無情,我在司長面前已經克制得同鵪鶉無分別。無環境評估報告、無地質勘探報告、無工期開支預算、無文物專業評定,政府就對僭在文物狠下毒手,先拆而後快。經過一輪公開對話已經證明,官員對這些強烈質疑始終顧左右而言他,自以為的雄心壯志根本不堪一擊。當有個「破壞社會文化司」高高在上,世遺城市豈能延續安寧?

原文載於2016年8月19日《訊報》「正本清源」專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