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方何必為行政長官作嫁衣裳

文:蘇嘉豪

作為民意反映、監督政府的權力機關,市民或團體向立法會遞信請願,是司空見慣的平常事。在澳門,一般來說,遞信者只要預先與立法會公關辦公室聯繫,知會對方何時接收信件即可,整個過程一般不超過15分鐘。姑且不論只有局部民選成份的議會往往無力有效跟進民間訴求,但這種有規範的意見表達形式的確已行之有年,幾乎從未出過亂子。

如臨大敵 越俎代庖

7月27日,新澳門學社把握崔世安出席答問大會、議事大廳雲集各級官員的機會,透過立法會再次重申改革澳門基金會和公共資助制度的訴求。本來平常不過甚至微不足道的遞信行動,卻因警方如臨大敵的「戰鬥格」,越俎代庖設置管制措施,而差點釀成不可逆轉的僵局,甚至令特首和全體高官避走後門。事實上,學社當日已預先知會立法會於下午派員接信,並一如既往獲得立法會正面的回覆和後續配合。我們一行人手持要遞交的信件和「崔世安」大型肖像道具,提早15分鐘抵達現場,警察劈頭第一句就是「你哋有冇入紙申請……」隨即要求退至距離立法會30公尺以外的「示威區」。但當時我們正處於「等候遞信」的狀態,絕非「舉行集會或示威」,而遞信理應毋須向接信方以外的政府部門作出知會,更遑論要所謂的「入紙申請」,警方顯然一開始已經有意重施故技、隨意定性「非法集會」,從而踐踏遞信者的行動自由,避免令陸續進場的官員或議員感到尷尬。

挑起矛盾 陸續有來

警方挑起矛盾的小動作陸續有來。當到了準時遞信一刻,警方又臨時起意,要求只允許最多5人代表遞交,又指令把份量十足的「崔世安」道具拒諸門外。這些無理的限制措施不但毫無依據,經過與立法會公關的溝通也知道,限制措施並非由立法會主席提出,最終學社一行11人還是齊齊整整、順利遞交。連作為「主人家」的立法會也無異議,「熱心」的警方卻越權限東限西,為立法會大樓設定無效的管制措施,再次製造不必要的爭論。遞信結束後,我們按慣例即場接受訪問,向記者解說訴求內容。再次令人遺憾的是,警方突然又以「阻塞通道」為由,先以貼身推擠,試圖衝散包括我們和記者在內的人群,不果之後則改以密集式吹哨的方式,嚴重干擾、粗暴中斷受訪過程,明顯侵犯了記者和遞信者分別享有的新聞和言論表達自由。不看制服,還以為眼前的盡是公安城管。

都是有血有肉的澳門人

警方神經緊張的現場部署,喪失了紀律部隊應有的理智。警方甘作「架樑」,以第三者姿態強行介入遞信者與立法會之間一向友好的溝通和互信關係,一手撕破原來平和的氣氛。然而,至少我們看不到,一片丹心為特首以至整個政府作嫁衣裳,對警方尤其是前線同胞有任何好處,市民對政府的怨氣也不會因此罷休。但造成警隊難以挽回的信心危機卻是顯而易見。

治安當局的領導層應當明白,警隊的角色是維持社會治安,而非挑起事端、撕裂社會,協助政府官員轉移視線。結果,苦了意見表達者,也苦了前線人員。一份工作、一份薪俸,不值得任何人出賣自己的靈魂。更甚的是,當警察離開崗位、換下制服,會發現自己與平日「對抗的敵人」根本沒有兩樣——都是有血有肉的澳門人,都珍視目前擁有的權利和自由,都以澳門作為落地生根的地方,都衷心希望澳門社會變得更加進步。

 

原文載2016年7月29日的《訊報》「正本清源」專欄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