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解廉署益隆報告:不要開心得太早

文:蘇嘉豪

廉政公署揭發2001年聖母灣發展公司蕭德雄等人透過益隆炮竹廠「以一換九十」的土地弊案,煞停了政府原來要償還13萬平方米的「冤枉地債」。廉署表面上挽回坊間掌聲,但其實報告本身缺乏法律效力,箇中披露的細節亦不完整,對各方責任居然不予置評,甚至予人引導輿論拿前任工務局局長賈利安祭旗的意味。換地協議背後,所牽涉前任特首高官與發展商長年錯綜複雜的利益關係,才是徹查到底的關鍵線索。不過,崔世安政府至今態度曖昧、行為可疑,令事件懸而未決,隨時草草收場,奉勸各位不要開心得太早。

協議失效與否 仍有翻盤可能

在現行政治制度設計底下,廉署報告對政府並無任何約束力,純屬倡議性質,因而被嘲為「無牙老虎」。益隆報告儘管明言當年換地協議「無效」,但在法律上一天未待特首或法院正式作出「宣告失效」的決定,一切都是空談。引用2011年墓地門事件,當年廉署報告雖已直指臨時市政局於2001年匆匆通過的《永久性墓穴租賃內部規章》屬「不法」或「違規」,按該規章批出的十幅永久墓地理應「無效」,但崔世安後來卻委派涉事的時任行政法務司司長陳麗敏領導跟進,結果推翻廉署的定性,涉事墓地至今仍然生效。回到益隆事件,當然也非廉署說了算,崔世安今次委派運輸工務司領導跟進,實際的調查工作則由工務局負責,無獨有偶地,現任局長李燦烽正是當年簽署不法協議時的副局長,又一樁涉嫌「自己查自己」之下,協議實質失效與否,理論上仍有翻盤可能。

廉署調查殘缺 匆匆出台成疑

益隆報告調查歷時將近一年,可謂千呼萬喚始出來,但結果卻僅局部陳述換地的來龍去脈和當中存在的不合法性而已,對時任特首何厚鏵、司長歐文龍及多個發展商分別可能承擔的行政、法律和政治責任反而一概不提。調查顯然並未完成,但崔世安依然選擇簽署公布,有法律界人士形容報告「殘缺」(incomplete),「特首同廉政專員都有責任」。社會意見進而批評廉署出於政治考量,為了伺機蓋過市民對早前暨南一億事件調查歸檔的不滿,而匆匆推出預期重獲好評的「未完成報告」。因此,政府起初只批示行政部門跟進,對廉署是否繼續展開行政和刑事調查有所保留,被質疑企圖放生涉事人,連報告明確指控涉嫌越權簽署協議的賈利安也一併放過。直至民間團體到檢察院羅列何厚鏵、歐文龍、賈利安等人可能牽涉的刑事罪行,雖然很有可能已超過刑事追溯時效,廉署仍被迫在政府指示下繼續完成未完成的調查,若有刑事檢控才送交檢察院。

前特首負有不可推卸責任

再談責任,單憑賈利安一人就有足夠能耐「出賣」大幅公有地?廉署報告刻意迴避其上級的責任問題,尤其是唯一具備批地和換地裁量權的何厚鏵。首先,澳葡政府早於1986年已宣告聖母灣公司在炮竹廠大部分土地(21,668平方米)的批給失效,儘管基於聖母灣公司仍持有少部分土地(1,655平方米),而導致政府無法一併執行收地,但2001年1月政府無視炮竹廠各部分土地誰屬,一律批准以此置換龍環葡韻152,073平方米的公有地,握有最大裁量權的何厚鏵肯定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再者,2002年4月,由何超瓊擔任董事總經理的信德集團也「湊巧」地摻一腳,以5億購入聖母灣公司換地所得的部分土地(99,000平方米)。有法律界意見指出,買方事前理應透過律師深入查明購入土地本身的合法性,但交易依然順利完成。信德其後再「湊巧」地以其中18,344平方米土地,申請免公開競投「換上換」,向政府置換新口岸兩幅地皇,其中一幅如今毗連的,正是同樣由何超瓊擔任公司主席的美高梅酒店。更「湊巧」的是,信德購入聖母灣土地的同年,也是政府開放賭權、賭牌由一拆三再拆六的時刻,美高梅輾轉取得由何厚鏵批給的副賭牌。信德則於2006年6月「換上換」取得美高梅公司唯一一座賭場酒店毗連的土地。何厚鏵堂堂特首,對上述整個換地故事,又豈可能蒙在下屬設計的鼓裡而毫不知情?

廉署報告看似重鎚出擊,令市民誤以為事件終於水落石出。然而,字裡行間仍存在諸多值得批判和亟待督促之處。若然,既得利益集團堅持「刑不上大夫」的潛規則,將進一步重挫政府、廉署以至司法機關的威信,企圖文過飾非、避重就輕的結果只會弄巧成拙,為特區管治倍添不穩定因素。

原文載於2016年7月22日《訊報》「正本清源」專欄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