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歐陰霾建制內鬥,更要堅守土地底線

文:蘇嘉豪

圖:蘋果日報

歐案事隔10年,澳門的貪腐陰霾仍舊揮之不去。何厚鏵和歐文龍主政年代,揭開特區土地黑暗的序幕。政府尤其是工務部門當年濫用毫無節制的裁量權,特首一人簽字豁免公開競投即以賤價批出的公有地數以千百計,透過換地、放高、更改用途、豁免街影等土地戲法,配合賭業開放帶動經濟飆升,成就云云點石成金的「勵志故事」。何歐年代的土地亂局一直禍延至今,暗藏黑箱的問題陸續爆煲,換地、收地觸發的爭議前所未見,甚至把官商建制派的激烈內鬥掀上檯面。

益隆換地刀仔鋸大樹

去年,《論盡媒體》踢爆氹仔益隆炮竹廠地段為政府衍生龐大的「隱形地債」。廉政公署的調查報告終於揭露,鄉事派商人蕭德雄和鄺達財早於2001年刀仔鋸大樹,以旗下聖母灣發展公司僅持有炮竹廠不足6%,即1,655平方米的私家地,秘密換取龍環葡韻附近望德聖母灣152,073平方米的公有地。後來,聖母灣公司更將當中99,000平方米以5億港元轉讓何鴻燊的信德集團,信德再以當中18,344平方米「換上換」,向政府換取新口岸兩幅地皇,興建文華東方酒店及壹號湖畔。

報告明確指出,政府當年就上述與聖母灣公司簽署的「承諾書」不符合土地法規定,換地協議無效,政府毋須向其償還任何地債。但事件對公共利益的損害幾近不可逆轉,後續如何處理當年不法置換和轉讓而如今已完成發展的土地?如何處理當中可能牽涉包括前特首高官和富商在內的貪腐行為,而非單純拿時任局級官員祭旗?將高度考驗任期尚餘3年多的崔世安政府,官商角力鹿死誰手尚待分曉。

肆無忌憚挑戰土地法

如果益隆換地案是一枚震撼彈,那土地法糾紛則肯定是長期戰線,不斷加速官商建制派內鬥的白熱化。去年底,基於新舊土地法均規定的25年批租期屆滿,海一居地段的批給正式被宣告失效,打響了部分政商界乘機發難的第一槍,不惜借用爛尾樓苦主的怒火,議會內外猛力炮轟政府,謀求重開後門,憾動新土地法限縮特首權力、遏止利益輸送、妥善利用土地資源的嚴格條款。不過,怯於民意壓力和北京表態,新興資本家和鄉事派勢力一時未敢堅持動刀動槍。

但隨著一直作為「親密戰友」的政府依法動真格,眼見包括南灣湖CD區的愈來愈多土地大限將至、收回在即,商界逼不得已連番反撲,官委唐曉晴充當馬前卒,冒天下之大不韙,以釋法之名行修法之實,迂迴地另立解釋規範性法案,肆無忌憚挑戰土地法完善公共利益的精神。建制陣營的「修法派」和「收地派」再度壁壘分明,彼此的攻訐甚至上升至破壞私有財產和一國兩制信譽的層面,促成新一輪「地產黨大戰共產黨」的戲碼。

能夠挽回的必須挽回

益隆換地的「苦主」蕭德雄,本身就與何厚鏵和早前被控行賄聯合國官員的吳立勝過從甚密,各人也分別在歐案關鍵的「友好手冊」出現過。而何、吳二人則早於1990年代伙同何鴻燊共組如今南灣收地的「苦主」南灣發展公司,承批南灣湖十幾幅土地的填海和建設工程,其中包括後來興建永利和美高梅賭場的黃金地段。面對錯綜複雜、有權有勢的「苦主」,崔世安政府難得立場堅定,究竟葫蘆裡賣什麼藥?有說似是依仗北京意旨,加上得到傳統建制派和傳統資本家的吶喊助威,因而才敢向以「雙何」(前特首、賭王)為首的既得利益集團重鎚出擊。難怪也有分析指「修法派」近月對收地條款張牙舞爪,是衝著廉署不肯「放過」益隆換地的風聲而來。

上述海一居、土地法、南灣發展公司、吳立勝、歐文龍、何厚鏵、信德集團、益隆炮竹廠、蕭德雄,以至近年多次引發爭議的路環疊石塘山……糾纏不清的人脈關係和土地瓜葛,醞釀造成官商建制派今時今日的利益大亂鬥,這無疑源於何歐年代的黑箱操作和制度缺失推波助瀾,縱容各種以土地牟暴利的行為,結果要由全民承受遺下的社會內耗。何歐主政下難以想像的黑暗年代,真不知還簽了多少所謂承諾書?出賣了、囤積了多少澳門人的珍貴土地?雖然失去的已經失去,但能夠挽回的必須挽回。監督政府堅守土地法保障公共利益的底線,正是此時此刻我們可以、也應當要做的。

原文載於2016年7月15日《訊報》「正本清源」專欄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