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提防官委議員的司馬昭提案

文:蘇嘉豪

2013年8月通過修改的土地法,是以何厚鏵歐文龍時代為大背景,當年政府濫用近乎無限大的自由裁量權,免公開競投賤價批出的土地不計其數,結果遺留了「澳門地少」的傳說。新土地法的核心精神旨在限縮行政長官的特權、遏止可能存在的貪腐,並落實土地資源妥善運用的重要原則。怯於市民壓力和北京表態,一群蠢蠢欲動的商界議員和為他們扮演專家角色的代言人,未敢對土地法動刀動槍,於是充當馬前卒的官委唐曉晴則迂迴地以另立解釋規範性法案,來對土地法的精神進行干擾。

新舊法均明確規定25年大限

事實上,無論是1981年6月頒布,抑或2013年8月通過修改的,新舊土地法都明確規定土地承批人向政府的租賃批給期限為25年,新法更進而清楚限制特首享有特權,明訂逾期未完成發展為「確定性批給」的土地不得續期,政府有權隨即收回,也清楚界定除非涉及公共利益(包括:發展非牟利社會公益服務、興建公用事業設施、配合年度施政方針或政府政策發佈等的建設、參與由政府發起的城市建設計劃等原因),被收回土地往後重新批租必須遵循公開競投原則[註1]。

不論歸責何方,政府原則上依法有權收回25年期限內未完成發展土地(俗稱:閒置土地)。今天叫嚷「土地法不公」的議員們,正是當年有份制訂此等規定的「始作俑者」。只是當年全澳眾多土地大限未至,就差了那麼一點危機意識,殊不知一直作為「親密戰友」的政府如今動真格,眼睜睜看著數十幅逾期未完成發展土地陸續被收回,因而大舉反撲,嗆聲政府「強搶」私有財產,甚至偷換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保證公民財產乃保護公民自由」的主張。

自家囤積居奇 高呼無理充公

不過,怎麼樣的建築物需要花上25年也還沒建好?到底政府又能夠基於哪些原因有意或無意拖延承批人的土地發展,而且更是拖足25年?海一居的例子正是承批人把土地用途一改再改,由承諾澳葡政府興建紡織城,到後來點石成金大建豪宅屏風樓,因而造就了「被消失的16年」[註2]。25年的時間絕對不短,如果自家趁著歐案前後的制度漏洞,加上整體經濟躍升的投機土壤,而在暗地裡囤積居奇,然後拖到即將或已經到期,便挾持「法治」的口號,左一句罵政府批則慢,右一句怨政府護世遺,再高呼政府無理充公,天下間還有更無恥的事嗎?

退一萬步,如果承批人仍堅持責在政府,其實大可以依法上訴至行政法院,純粹的法律問題應交由法律解決,各方未窮盡司法救濟管道之前,貿然憾動現行土地法保障公共利益的結構,絕對不能接受。唐官委如今以「另立解釋規範性法案」的曲折方式,以「解釋法律原意」為名,倡議額外賦予特首有權基於「不可歸責承批人且特首認為是充分的理由」批准延長土地的批租期限,甚至設有追溯至新土地法生效時的規定,即先前政府收回的「閒置土地」不但付之一炬,土地逾期未完成發展的歸責裁判權,更變相由相較獨立自主的司法體系,轉移給無民意正當性的小圈子特首,此危險舉動實際已收修改土地法之效,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當重回蠶蝕土地資源的年代,嚴重衝擊公共利益。提案與其他支持提案的議員必成全民公敵!若特首短期內配合批准提案、立法會又強行通過的話,商界的美夢甚至最快在8月便能成真。這個暑假,警告這個政府和全體議員好自為之,也請全澳市民打醒十二分精神,隨時反擊!

[註1] 澳門特別行政區第10/2013號法律 土地法

[註2] 蘇嘉豪:海一居土地風暴揭露官商建制派利益角力

原文刊載於2016年7月8的《愛瞞日報》,此為修訂版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