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頭不是暨大,訴求不止回水

文:蘇嘉豪

圖:論盡媒體

一人分飾三角,高度涉嫌利益輸送的「失億」事件,陰錯陽差之下,率先由大陸傳媒引述披露,澳門市民才如夢初醒。本身是行政長官的崔世安,透過自己當然出任信託委員會主席的澳門基金會,向自己應邀擔任董事會副董事長的暨南大學,批出人民幣一億元的校園建設費。連日來全城熱議,正反雙方雖然針鋒相對,但均多少曝露討論失焦的現象。親政府的聲音一味情感行先,刻意挑起大學校友與市民的對立;部分反對意見則過度集中所謂「回水」的訴求,甚至以此作為鼓動上街的主軸。

矛頭不是暨大

「失億」事件只是導火線,揭出了澳門利益關係長期糾纏不清的冰山一角。它牽涉程序正義有否得以落實與彰顯,各方爭點應建基於公共撥款審批過程中的合理性以至合法性,聚焦討論現行機制有否或如何處理極為複雜的利益糾葛,它是「過程」問題。然而,從事件引爆至今,無論官方或民間,均有意無意地把焦點置於「結果」,為教育事業、人才培養以至大學貢獻云云進行辯護。原來,開口埋口強調理性討論的一群人,動輒要社會大眾「感恩」、「飲水思源」,到頭來其實最不理性。他們予人的感覺,正是只要把錢用於「偉大」目的,「打家劫舍」後還能義正詞嚴。事實上,作為反對方,我們始終無意圖也無必要評論任何一家大學或其學生和校友的質素。「失億」事件錯在過程中特首和基金會部分委員無視確鑿的利益衝突,激起社會對涉嫌濫用公權、黑箱輸送公帑的不滿,因此,大眾的矛頭不應該是大學本身。簡言之,即使獲批黑箱資助的是哪一家機構也不能成立。人們看在眼裏的是,搶先騎劫校友、為政府護航的校友組織和公立醫生團體,以至被動員湧上大氣電波的「校友們」,不斷試圖挑起對立、轉移焦點,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要讓特首得以全身而退。

訴求不止回水

成立以來屢遭批評黑箱作業、親疏有別的澳門基金會,如今引起特首涉嫌利益輸送的爭議,它當年的出現也湊巧地源於另一樁「左手交右手」事件。當然出任澳門發展與合作基金會(舊澳門基金會)信託委員會主席的總督韋奇立,被葡國報章揭發趕在回歸前透過基金會職權,向其名下的歐維治基金會(Fundação Jorge Álvares)撥款五千萬,東窗事發後何厚鏵政府展開獨立調查,2001年決定將兩個基金會合併改組為今天的澳門基金會,這個半官方機構的資金主要源自博彩毛收入的1.6%、政府撥款及其他捐贈或法定收入。不過,新基金會的制度設計注定令其成為利益輸送和貪腐的溫床,同樣由特首當然出任的信託委員會主席權力高度集中,基金會三大組成部分信託委員會、行政委員會和監事會的所有成員均由信託委員會主席一人委任,而當審批撥款的議決出現平票,信託委員會主席也有權投下決定性一票等等。加上,基金會本身缺乏健全的利益迴避程序和相關懲處措施,因此,崔世安就「失億」事件首度回應時指「委員申報與受審批機構有關的利益後,將不會發表意見」,明顯不具備實質的迴避意義。於是特首注定百口莫辯,根本無法以制度的保證來辯駁公眾質疑,這是政府長期縱容基金會存在制度缺憾的惡果。

「失億」事件凸顯深層次的制度問題,部分反對團體單純叫喊「回水一億」,除了容易吸引眼球,實在無濟於事,令公眾誤以為只要「回水」就能雨過天晴。同樣地,為了避免觸碰核心的既得利益,官媒也幾乎一概不提更根本的特首問責和制度改革。可是,只要制度一天不變,千萬個打著「愛國愛澳」、「大局為重」、「血濃於水」、「百年樹人」旗號的一億公帑,將源源不絕地斷送他方。在強烈反對聲中,我們歸納出「撤回黑箱捐款」、「特首問責下台」、「公開審議撥款」的三大訴求,並醞釀週日穿起白衫走上街頭,正是旨在匡正根本、澄清源頭,盡可能遏止利益輸送繼續傷害社會。

本文已刊載於2016年5月13日的《訊報》〈正本清源〉專欄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