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世安三位一體 集團式輸送民脂民膏

文:蘇嘉豪

澳門街,是好難讀懂的一本書。民氣保守不在話下,地方小得只有「一條街」,人脈網絡和利益關係錯綜複雜,社會爭議事要多荒誕有多荒誕,無不令隔籬埠驚嘆:「同一件事喺香港發生仲得了?」近期,澳門全城沸沸揚揚,事緣政府透過澳門基金會向廣州的暨南大學捐款一億人民幣,聲稱要資助興建教學大樓和港澳生宿舍。但後來媒體陸續發現身為特首的崔世安,除了當然擔任基金會的信託委員會主席,竟也是暨大董事會副董事長。一人居然分飾三角,公帑左手交右手,高度涉嫌利益輸送,激起民間反對聲浪,民主派政團新澳門學社更醞釀遊行力促特首問責下台。

審批方收款方職位重疊

事件得以迅速燃燒,源於暨大在未知會基金會的情況下,率先披露「好消息」,大陸和港澳傳媒及後引述報導。若無此陰差陽錯,相信澳門人至今仍蒙在鼓裡,大額公帑白白斷送而不自知。事實上,澳門基金會屬半官方機構,資金主要來源是澳門賭業毛收入的1.6%、政府撥款及其他捐贈或法定收入。基金會下設信託委員會、行政委員會和監事會,只要涉及50萬以上撥款,均須交信託委員會集體審批,何況這次利益輸送牽涉超過一億之多。可是,作為審批方的委員會,除了最高負責人即崔世安本人,與作為收款方的暨大出現職位重疊,另外亦有馬有恆等至少三名委員身兼該校董事會成員,同樣存在利益衝突。隨著事件升溫,為保皇打頭陣的暨大澳門校友會,會長又是身兼審批方和收款方的馬有恆。而負責監察基金會財務運作的監事會,其中一員又是崔世安的親兄崔世昌。「崔世安透過崔世安捐款予崔世安」,不避嫌的情節令人側目。

公共利益幾淪私人資本

這種剪不斷理還亂的關係,加上基金會人事組成、撥款審批一向處於黑箱,因而被譏為「權貴小金庫」,也成了豢養親政府社團的重要財源。更甚的是,澳門立法會無權逐項審議公共開支,政府庫房形同「無掩雞籠」。2014年5月,政府強推高官離職保障法案,遭遇萬人示威的巨大壓力。崔世安極速撤案時的一句「我雖然肥,但我不會自肥」至今仍言猶在耳。這次涉嫌「左手捐款,右手入袋」,遺憾只是澳門政商利益糾纏不清的冰山一角,更反映政府根本無意汲取兩年前的沉痛教訓,繼續縱容制度的重大缺陷。於是澳門的公共利益,幾乎淪為政府、商界和建制派社團的私人資本,以各種形式輸送民脂民膏的集團式經營不動如山。因此,除了撤回單筆一億撥款,主要反對團體也明確提出特首問責下台,以及建立公開審議撥款的制度兩大訴求,期望確切做到正本清源。

廉政制度,乃港人過去引以為傲的核心價值,眼見以「人情」行先的澳門每況愈下。這幾年來,覺得似曾相識嗎?

原文已刊載於2016年5月12日《明報》觀點版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