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五年規劃的虧與惑

文:蘇嘉豪

澳門政府公布首份五年發展規劃草案文本,再展開為期兩個月的公開諮詢。枱面上,五年規劃由成立只有半年、特首親自擔綱的建設世界旅遊休閒中心委員會主導,再由其中兩名委員所代表的政策研究室落手落腳。實際上,在編制期間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參了重要一腳,提供「進一步專業指導」,特區也主動邀請包括北京清華大學國情研究院在內的團隊擔任顧問角色。因此,通篇規劃除了泛泛而談、口號掛帥,緊跟中央步伐的政治表忠意味也相當濃厚,一開波就要「與祖國同命運」、「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當然引來「姓黨」的建制派社團、學者和官媒群起擁護,力挺的話要幾肉麻有幾肉麻。但在一片唱好聲中,市民大眾還是依舊冷眼旁觀、淡然置之。

去年11月,政府已就五年規劃展開過三個月公開諮詢,但因文本大而無當、數據欠奉,而絕大多數內容都是翻炒冷飯,加上從無舉辦公聽會,社會反應極度冷淡,更遑論要扭轉市民對政府長期的不信任感。連一向親政府的青年聯合會所作的調查報告,也誤打誤撞指出此點,當時500名受訪居民中有六成半沒有聽過規劃,即使有聽聞的也只有30人知道正進行意見收集,僅一人曾發表意見,而且更只是間接向議員反映。上回結束後事隔僅僅70天,政府再推同一規劃諮詢,竟然完全照板煮碗,儘管今回學會弄些宣傳片懶人包整色整水,但文本還是一樣假大空。除了反覆歸納住屋、交通、基建這些全澳皆知「阿媽係女人」的社會問題,卻說不出個解決方案來,又繼續抄抄寫寫特首在小圈子選舉提出的政綱和這幾年的施政報告,講來講去三幅被。所以,再一次的「官熱民冷」其實亦不感意外,事關政府早已落入「重複無效諮詢」的死胡同,最多要靠平日以公帑豢養的社團們能及時充充人頭,又或者政府根本為免夜長夢多,存心希望低調走過場,既可向上交代「已經堅決落實規劃」,又能向下辯解「已經廣泛收集民意」。

虧:內容空洞翻炒冷飯

五年規劃被揶揄是「五年虧惑」。它的「虧」,首先在於執行者難以言喻的無能,導致規劃出師未捷身先死。官場傳聞由於相關官員因本身不善辭令而怯於面對公眾,於是索性一概拒辦公聽會。筆者早就建言「五年虧惑」的首項工程應當是撤銷主責的政策研究室及其所有人員。論無能,相信政研室主任劉本立敢認第二,無人敢認第一,先前《人口政策》一役已見識不少。就節錄他在電台針對宜居規劃的以下一段經典(經典地廢)回應:「喺宜居方面呢,其實我哋都好重視嘅,喺『五宜』裡面呢,其實就係將宜居擺喺我哋嘅首位。咁點樣喺嗰個建設宜居城市嗰方面呢,我哋喺五年規劃裡面呢,喺第二個篇章即係民生篇呢,有一個專門嘅章節,係點樣去加速建設呢個宜居城市。咁我哋係從邊幾方面去入手呢?主要就係希望能夠譬如設立土地儲備呀、完善城市規劃呀、推進呢個基礎設施嘅建設呀、創設宜行環境呀、構建智慧城市呀、加強環境保護呀、推動綠色生活呀,同埋點樣去建設一個安全城市呀咁囉。咁喺呢方面嚟講呢,我哋亦都考慮到城市係要安全亦都要健康,我哋從一個廣度去考慮呢個問題。…咁的的確確呢,而家我哋已經成立咗一個都市更新委員會,都市更新委員會將來嘅工作係非常之重要嘅。佢唔單止個工作重點喺舊區上面,亦都要兼顧埋呢個新城建設,咁呢一方面呢好可能呢相關嘅一啲法律法規呀呢方面,都市更新呢方面,佢哋要著手去做呀,具體工作要展開呀。咁我哋啫係話點樣去解決澳門居民個安居問題呢?咁其實較早之前喺22號立法會答問裡面呢,其實我哋都睇到房屋嘅供應不外乎分兩個方面,一個就公共房屋,一個就私人房屋,咁而家長官喺答問大會度都有回應到點解我哋政府唔撤辣減辣對樓市調控呢,我哋覺得而家個樓價都係比較貴,所以喺呢方面呢,我哋希望透過咁嘅做法呢,使到嗰個樓價呢過於高昂嘅樓價呢,透個一個市場嘅調整呢去降低一個市民可以購買嘅水平上面。…」規劃主責部門的主管已練成「連續說話卻無說話」的「絕技」,幾乎可以用「慘不忍睹」來形容。

政策研究室主任劉本立,圖:Jornal Tribuna de Macau

更重要的是,「五年虧惑」的「虧」在於目標要不太空,要不太低。文本提出「整體經濟穩健發展」、「居民生活質素不斷提高」、「文化與教育持續發展」、「提升施政效能」、「爭取實現水更淨、天更朗、地更綠」等等這些說得美好的規劃方向,難道會有人反對?當記者要求提供文本所列醫療保健佔政府財政開支比、養老金覆蓋率、二氧化碳排放率等21項經濟社會發展指標的具體數據,政研室居然回答「草案文本暫未設定,至正式文本將會包含」。文本一方面口說要「倡導和建立尊重自然、順應自然、保護自然的理念,實現人與自然和諧共存」,卻絕口不提全澳總體及分區城市規劃,還有近年社會高度關注路環生態保護區規劃的具體落實進度。此外,諸如文本提出博企的非博彩收益增至區區9%、未來幾年只承諾分配3,800個社屋家團,其餘數以千計經屋單位仍只得一紙數字落成無期等等。這實在給予當局太多走盞位,不難想像屆時政府將自我感覺已經達標,但社會大眾卻依然無感的畫面。

惑:政治表忠意味濃厚

若政府每年都能真正落實施政報告的短、中、長期方針,目前的民生問題也好,發展問題也好,理應得到很好的疏理甚至迎刃而解,如今根本毋須一廂情願地寄望於如此空洞的國家式大規劃。即使泡湯收場,毫無政治問責保證下,崔世安政府在2020年驗收之時經已拍拍屁股下台去,結果又是一堆「歷史遺留的問題」。「五年虧惑」更像是向中央提交的一份大功課,把特首政綱、施政報告寫大寫美,一雞幾味。它的「惑」,亦即古惑之處,在於不但沒有著墨規劃如何透過政治和法律體制的改革,以盡可能破解官商勾結、合謀貪腐這一影響千家萬戶的核心利益議題,終究無法正本清源;另一方面,反而處處可見魔鬼細節,尤其當中十幾次提及「祖國」,以「融入國家發展」的中心思想,硬銷一帶一路、硬推洗腦式愛國教育和千人計劃云云。在澳門這相較自由開放的社會,牢牢地複製套住綑綁政治思想、經濟、社會、文化、教育等全方位計劃型的發展模式,很有可能令一國下兩制的優勢黯然失色。這也難怪有其他筆者憂慮「五年規劃只是一國一制的『殖民』謊言」。

 

本文已分別刊載於2016年4月29日的《訊報》〈正本清源〉專欄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