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澳門無可迴避的台灣大選啟示

文/蘇嘉豪 (2016-01-29)

http://www.newyorker.com/news/news-desk/twenty-somethings-in-taiwan-and-the-countrys-first-female-president

台灣大選對澳門有何啟示,官媒圍繞綠營再執政對當地民生澳台關係的影響云云,官式觀選的政客們則把話題扯到廉潔選舉,而更多的是搖搖旗說感受文化,趁噓味濃。他們沒有告訴大眾,或者壓根兒不想讓大眾看清,台灣大選對我們的最大啟示,在於民主政治也在於中國因素。這理應顯而易見,但在澳門偏偏被刻意隱藏迴避,結果居然把選舉這最典型的政治行為,不倫不類地放到去政治化的脈絡裡談論。

政黨輪替司空見慣

一月十六大選夜,蔡英文一如所料大幅拋離對手,當選首位女總統。無需聯合第三勢力,民進黨亦能於國會單獨過半,也首次獲得行政立法全面執政權。藍天變綠地,外界喜歡稱之「變天」。但其實全台灣大街小巷都沒有變天,政治和選舉早已融入生活,選前選後日出日落,百姓還是照樣過活,當然也沒有出現如有心人所言對兩岸對社會的驚天動地。和平有序的政黨輪替,在台灣已經是第三次,成了司空見慣的政治現象。

台灣從實現民主到鞏固民主,走了三十年的路。若要講民主抗爭,還要追溯多至少半個世紀。1940年代,國民黨敗退台灣後不久頒布戒嚴,以兩岸敵對為由實施〈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凍結憲政秩序和人權保障,民意代表長年不改選,又變相將總統任期改為終身。白色恐怖下島內腥風血雨,二二八響起頭一槍後,政治犯受難者數以十萬計,有的甚至遭遇滅門。終於才捱到1987年,超過三十八載之後結束戒嚴的一天,黨禁報禁隨之解除,出版結社集會遊行如雨後春筍,國民黨內部鬥爭,加上野百合學運外力施壓,促成民主運動收成時,1992年國會全面改選,1996年總統由全民直選產生。從2000年的陳水扁、八年後的馬英九,到十六年後的蔡英文,這段路有陣痛也有不安,但和平實踐三次政黨輪替,不單超額符合政治學大師杭廷頓(Samuel P. Huntington)對民主鞏固的重要指標,也正意味著台灣公民社會因每場大選而進步,印證了民主並非結果而是過程,改良和完善民主政治的過程不容鬆懈。

圖:論盡媒體

澳門民主有漸進過嗎?

台灣非一下子走到今天,於是在澳門逆民主而行的建制派屢次觀選後以為如獲至寶,回家嚷著「民主不能一蹴而就」、「民主必須循序漸進」。是的,民主從無一步登天,不過請他們撫心自問,澳門民主真的有漸進過嗎?諷刺的是,台灣起步落實民主的年代,正是澳門人開始有權參與立法會直選的1980年代。論選舉實踐,我們不比人落後,但起步點卻相去甚遠。人家是以血以汗爬到那道起跑線,不知上演幾次街頭鎮壓議會打鬥,後來甚至有以自焚明志。而我們則是乘葡國革命之勢垂手而得民主果實,轉個頭還拿人家出了個阿扁總統來消費一番,叫澳門人不要好學唔學台灣。幾年前唯一一次政制改革,熱衷參與觀選旅行團的建制派更是萬般阻撓普選進程,最終灌水強推「+2+2+100」的倒退方案(立法會的民選和非民選各加兩席,有權選特首的委員加一百人)。結果三十年過去,台灣第一個合法反對黨已經全面執政之際,澳門仍為小圈子當道,特首間接由北京操控,與舊時由殖民者直接任命無異,立法會依然由社團內定和政府委任的議員把持,民選席次淪落少數,澳門民主並無漸進過,連丁點躁動也被標籤「不和諧」。看著跑馬燈般的開票直播,當台灣人五度票選自家總統,澳門人還不知要忍受380票特首到何年何月。當晚我打趣說:「蔡總統的6,894,744票,足夠在澳門當18,144屆、總共90,720年特首了」,當然兩地人口有異,但還是萬般滋味在心頭。

「親中經濟好」還能管用?

台灣民主可貴不在於某某明君上台,而是人民有改變政治的權利。官媒選前找了位居住澳門的台灣髮型師,她說自己沒有藍綠傾向,「單純覺得做不好就要換人做」,或者這樣說,據我幾年的在地觀察,許多台灣人其實都對政治冷感,也沒興趣談論國族問題,但正因為上述這份不太政治化的「單純」,讓她們珍惜擁有要當權者謙卑負責的權力,促成今天翻轉政治的可能。不過要同樣呼吸這看似理所當然的自由空氣,澳門以至於香港卻有著難以逾越的門檻——中國因素。現實是人家有個台灣海峽,我們只有快被填平的鴨涌河。台灣人能投下直接改變中央的一票,澳門人卻要困在鳥籠爭取只能改變特區的所謂普選。地理上抑或政治上,澳門都難以直接仿傚台灣,但也並非別無他途,在與中國大陸的經濟互動上挽回一點自主性、保住一點「澳門製造」的生活,還可以吧?

在台灣,從太陽花學運、九合一地方大選,到這回民進黨全面執政,是個本土意識主流化的過程。這股意識當然早就存在,但被確立為社會主流還算是開端。對岸當然有權極力反對,但無可迴避「台灣人」這身份認同已經形成島內共識。多數人不求政治,但仍喊出「維持現狀」,其實就是「維持既有生活方式」,這只是求好生活的天性而已。尤其是這些年,「經濟好」成了親中的「當然理由」,但回頭看馬英九八年執政的確親中了,當年的經濟困境反而惡化,實質薪資倒退十六年前,經濟增長連保零也成問題,繼續成為在野黨的猛烈攻擊點。台灣人此刻在問:「說好的經濟好呢?」然而一來一回,當兩岸合作淪為全面依賴,「台灣製造」則所剩無幾,於是特別是年輕人投下了擔憂台灣前途的一票。同樣的問題不也正在澳門發生嗎?不知從何時開始,幾十萬澳門人被灌輸非要有幾十座賭場幾千萬遊客才能把我們餵飽的可怕觀念,然後又回到分配不公的問題,肥的總不是普羅大眾。我們摸摸荷包也在問:「說好的經濟好呢?」

http://illuminate.ualberta.ca/content/postcard-macau-china

民進黨再執政後,外界預料將與對岸保持「安全距離」,取而代之是重點提振本土產業及擴大內需,並重啟與美日的深度經貿合作。本土與區域的經濟轉型,將要嘗試證明「親中」與「拒中」之間還存在眾多平衡點,何況中國經濟開始下行不穩。「親中經濟好」的口號還能管用多久,不得而知。澳門人從中看出了什麼端倪嗎?

沒票的澳門人看台灣大選,無可迴避民主政治和中國因素這兩個重大啟示吧。

原文已刊載於 訊報〈正本清源〉(2016/01/29)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