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高官離奇身亡引爆特區管治危機

文/蘇嘉豪

Featured image
圖:論盡媒體 https://goo.gl/JTf7f4

澳門海關「一姐」賴敏華日前離奇伏屍公廁,事出突然震驚各界。澳門特首崔世安在事發僅四句鐘後迅速公布死訊,初步斷定「排除他殺」並強調與澳門廉署任何調查無關,翌日法醫鑑定報告則配合印證特首「英明」,指賴案涉及服藥、割脈和窒息「三料自殺」,當中多項疑點引起港澳社會嘩然,耐人尋味。澳門人顯然沒買政府的賬而對懸案就此作罷,人人化身神探,弄得滿城傳言,連中共喉舌《環球時報》也發文質疑,引爆澳門政府新一波管治危機。

北京感到不耐煩

與香港一樣,澳門的海關關長屬主要官員,即高官級人物,由特區提名後須經中央任命批准,因此死訊也立刻直達北京。然而,澳門政府公布信息極少,事發當日無按慣例即時通報傳媒,及後的緊急記招又不設提問環節,態度虛怯無法招架民間諸多質疑,令涉貪以至遭賭場中人暗殺的陰謀論持續發酵。《環球時報》也按捺不住,事發三天後發表題為〈自殺過程令人心驚,是否涉貪成為焦點。澳門海關女關長自殺原因成謎〉的報道,指出「這是近年港澳兩地最高級別官員自殺」,又引述分析認為「近年大陸打貪行動蔓延至澳門,如果崔世安不作此澄清,社會勢必聯想到自殺事件與貪污案有關」,顯示北京不單高度注視自家任命大員離奇身亡,也對崔世安笨拙的處理手法感到不耐煩,憂慮在大陸打貪風暴下官員的非正常死亡事件,都能引伸畏罪自殺甚或為上級替死的無限聯想,大大動搖特區管治。但儘管澳門政府在北京發出警號的翌日再開記招,但始終對「自殺」原因說不出個所以然,案件細節越描越黑,高官期間數度嬉笑更惹人反感。

不符利益的懸案

基於建制壟斷,賭業興盛,澳門的政治情勢和政府人事一向穩定,對北京的安全系數較高。即使如去年五月,同屬中共喉舌的新華社轉載題為「澳門擬定特首可終身吃皇糧」的報道,對崔世安自行立法享有鉅額補償和任內刑事豁免大感不滿,該波管治危機也因崔世安幾天內狼狽收回法案而暫告段落。不過今回卻是搞出人命,賴案掀起的管治危機則複雜得多。回顧習近平去年底出席澳門回歸十五周年慶典時,高調宣佈將明確澳門周邊水域的管理範圍(原屬廣東珠海管轄),宣稱要讓澳門更好地發展特區經濟,被視作「中央厚禮」,而當時被委以重任並密鑼緊鼓展開工作的,正是走馬上任的海關關長賴敏華本人,反映崔世安以至北京對她有相當的信任基礎,況且她在回歸初期有份參與籌組成立海關,往後十五年一直擔任副關長,對海關工作可謂駕輕就熟,心理質素應也不成問題。因此,賴案是動機缺席、邏輯欠奉的「自殺」懸案,更重要的是,不符合北京對澳門維穩管治的考量與利益。

威信掃地  添煩添亂

因為南方小海港的地理位置,加上黃賭毒盛行日久,澳門自然容易成為犯罪都市,邊防治安時刻飽受冒犯。加上近年大陸打貪鬥爭導致賭業跌勢未止,過往穩賺大錢的各方勢力之間利益爭奪尤其激烈。賴敏華生前管轄的海關工作,正值多事之秋,除了取締偷渡、毒品走私、非法賭場廣告等,也或多或少有機會接觸到洗黑錢案,實乃高度敏感事務。政府要員如今突發身亡,涉及重大公眾利益,公眾絕對有權知情更多。可是,崔世安似乎採取倉促定案了事的策略,本地官媒緊跟「自殺」主旋律,立法議員鴉雀無聲,僅一週內蓋棺卻未論定,令逝者未能得以安息之餘,「被自殺」三字揮之不去,政府威信掃地,賴案把連任不足一年的崔世安逼向死胡同,為廣大市民種下的新一波信任危機影響深遠。再者,澳門經濟亢奮過後,本地利益的明爭暗鬥竟隨時闖下血光大禍,更為北京添煩添亂,無疑有損雙方向來和諧的關係。

「集體自殺」還遠嗎?

「…沒有誰能像一座孤島…請不要問喪鐘為誰而敲,喪鐘為你我而敲…」約翰‧唐恩(John Donne)的詩警示世人。高官的喪鐘已經敲響特區,但「不能說的秘密」卻依舊充斥街巷,全城彷彿有種緘默的默契,令人不寒而慄。關長遺子送葬時的一句「沒有什麼可說的」更顯沉重。堂堂高官的「自殺」也上演了,若無求真若渴的意識,正視賴案遺下的影響,屬於澳門人的「集體自殺」還遠嗎?一水之隔的香港人亦難免心有戚戚焉。

本文為加長版,已濃縮刊載於《明報》觀點版 (2015/11/09)

Featured image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