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屋抽完籤大隊即散水 政府睇死市民嘈完就算

文/蘇嘉豪 (2015-10-09)
Featured image
圖:論盡媒體
  「千九經屋,四萬申請!」一直都是民間批評政府公屋供不應求的有力依據。但是,隨著依法完成抽籤後,四萬申請各有排序,抽到千九名以內的當然柯彌吉帝,可以開定香檳,但排在後面幾千幾萬名的則只好慨嘆幾聲,然後繼續瞓覺發個上樓大夢。雞碎咁多分完分罷,即每次公開申請單位售罄後,幾萬申請大隊即時解散失效。至於何時再有申請期?政府告訴你要研究研究再研究,睇死市民和諧當飯食,抽籤落空最多嘈幾日就當冇事發生。

計分輪候行之有效

為何要特別說明經屋抽籤是「依法」進行?因為此乃新經屋法最弊之處。澳葡管治爛船也有三根釘,一些承襲歐陸的制度遠比特區訂定的好。回想九九以前,私樓十萬八萬有交易,公屋幾乎冇人吼,當然不會出現四萬搶千九的慘烈畫面,但當時的申請模式,亦即計分輪候制可謂行之有效。所謂「計分」,就是政府在分配經屋時,必須按照幾項指標,包括申請人的人均家庭收入,還有在原來地區居住的時間、其房屋種類和樓齡、合住情況、住客人均佔用房間數目,以至身體或精神缺陷程度和照顧長者人數等,視乎實際需要即分數高低,排好先後順序,形成輪候隊伍。

舉例說原來住木屋或天台潛建屋得一百分、住舖位或閣樓得五十分;人均家庭收入不超過兩千得五十分、兩千到三千得三十分等等。無分核心家團、非核心家團或個人申請,總之得分越高排越前。當每次單位售罄後,原來隊伍依然存在,下次再開放申請時則繼續依排序補上,此乃「輪候」之意。而當中途有新的申請,也是按其得分高低決定插在隊伍的哪個位置,同樣地,若原來輪候者的生活狀況出現變化,亦會依最新情況向前或向後調動。制度較能反映開放申請一刻社會上較真實的需求情況,讓公屋政策盡可能做得公平正義。

改行抽籤掩耳盜鈴

可是,造成如今數萬申請落空的悲壯景象,當然源於樓價飆飛和公屋不足這兩個眾所周知的禍首,但政府在四年前修改經屋法時,強行取消上述計分輪候,以分組抽籤代之,當時得到議會內間選官委以至直選當中聲言民心是我心、幸福澳門以你為本、一心一意為你好的商家舉腳贊成,此乃不可不知的魔鬼條款。所謂「分組」,正是把申請者分成核心家團、非核心家團和個人三組的先後順序。而所謂「抽籤」,直白說就如六合彩攪珠,單位僧多粥少,這回四萬申請中核心家團已佔去萬八,非核心家團和個人鐵定陪跑,而最可惡的一點,正是抽完籤分完樓之後,所有落空名單全數散水,輪候隊伍自修法後人間蒸發,有心人下次請重新遞表重新抽過,一切由零開始。

有支持抽籤者謂公屋短缺才是問題根源,即使恢復計分輪候也無補於事。這段話只說對了一半,政府九九後突然停建公屋將近十年,後來提出萬九承諾至今仍未完全兌現,後萬九更是無影無蹤,官員告訴你起屋唔難搵地難,那邊厢卻任由海洋世界用地和機場對面涉貪地養蚊曬太陽,甚至將全責攬上身再一口氣放生權貴遍佈澳氹路環的眾多囤積地。搵地起屋並非最難,事實是政府有地唔收、有地唔用,無視公屋緊絀累積民怨,而目前的抽籤散水模式,則是去除輪候對政府構成管治壓力的一大弊政,於政府而言,長長人龍見到都眼冤,如今掩耳盜鈴至少可以大條道理,在公屋供應上拖得就拖,盡量避免得失地產霸權。這正是新經屋法最仆街之處,也是諸位抽一世都未必抽到的主因。

睇死市民嘈完就算

其實,無論是民間團體或者部份議員,以上論述都已經講到口臭,只是諸位一直不揪不睬。到抽籤結果一出,才赫然發現衰咗都唔知咩事,有的仍在痴痴的問抽到一萬幾千代表什麼?下次申請係咪依照排序?有的鬼殺咁嘈怒吼政府,又再醞釀很有可能無疾而終的上街情緒。不懂問責為何物的政府則是笑看風雲,睇死市民最多打上電台或者網上留言嘈完就算。

住屋是人類最基本的需求,在澳門卻會因為抽到公屋喜極而泣、上樓落空郁手郁腳,這是社會被官商黑手扭曲的結果,也是多數人自我放棄監督政府、監督議會的結果。後知後覺沒問題,最重要有心唔怕遲。

原文已刊載於 訊報〈正本清源〉(2015/10/09)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