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日本的渡部同學

重返校園差不多兩個禮拜,能遇見還認識的人顯然不是容易,何況是早已回去日本然後再來台灣玩的同學。渡部暢彥是在我大一的時候同期從早稻田大學來台大的雙學位學生,想一想應該有兩三年沒見面過了。很開心能聊聊各自的生活近況(談到我畢業後不久被捕的事情,那就索性把我去年的拙作送他,字裡行間的真實感受應該勝過千言萬語吧)。我們也討論到澳門和日本的一些社會問題,從澳門輕軌工程拖延,導致車廂滯留三菱的笑話,到最近的安保法爭議,「我在日本從未看過這樣大型的社會運動!」那幾乎是無所不談。這大概是我回來的其中一個意義所在,就是透過與不同人與事物的對話,產生思想的碰撞與沈澱,重新反省學習和生活的價值。

2015-09-23

Advertisement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