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官意志毀了程序正義

Featured image
譚俊榮自信過人(圖:樂報)

文/蘇嘉豪 (2015-09-18)

社會正進行政策諮詢,政府已抱持既定立場,是公共治理(governance)的大忌。現代化政府施政,應以開放的公共管理和廣泛的公民參與並重。具強烈引導性的公眾諮詢,只會曠日費時,消耗政策討論的理性與熱情,造成社會無意義的兩極對立,也打擊對公權力的基本信任。最終出台的政策變得不理性,垮了,損失的是社會大眾。可是,向來奉行家族式管治,協同商界和社團作威作福的澳門政府肯定不以為然。

觀乎舊愛都和新花園泳池改造計劃諮詢完全脫軌脫序,便可知在澳門,相較於長官意志,理應不可或缺的程序正義根本微不足道。程序正義,雖無法直接產生經濟民生效益,甚或有人認為是拖累發展的絆腳石,然而,它能夠煞住缺乏科學與理性的政府行為,政策在一定的程序規範下得到基本的質素保證。政府當年隨意清拆塔石球場的慘痛教訓,正是我們不願重蹈覆轍的。

愛都諮詢出狀況 自信過人惹非議

筆者早前連續兩週撰文,清楚指出愛都諮詢已經出了狀況,政府表面宣稱態度開放,實際卻是非拆不可。公民參與必要的程序公正、資訊充分和機會平等三大前提通通未達標。尤其是政府老早就替大眾定下改造方向,一方面隱瞞文化部門曾作過傾向保育但對自身不利的專業意見,另一方面又始終提不出當區的供求分析、交通評估及內部土木結構等決定性資料,而當愛都舊址被塑造出「什麼都可以有」的幻象,市民就在資訊封閉的環境,糊里糊塗、天馬行空地表達意見。結果,區區愛都,竟也鬧得滿城風雨,很不和諧!

筆者在此雖無對人不對事的打算,然而要討論愛都事件,又不得不提譚俊榮這位人兄,畢竟他是社會文化大總管,更無可迴避其始作俑者的身份。醫療光輝的豪情壯語,足以為民間對這位新任司長留下深刻印象,不過只要細心回顧,其實愛都改造才是他上任以後第一件從頭牽到尾的政策工程,但政府或者直接說是譚司本人一路呈現的角色定位都惹來非議。正如剛上任受訪時坦言「暫時沒有事情是他想推而推不到的」,譚司一貫的自信過人,在全面禁煙這大是大非面前極力維護政府決策,還是值得支持。但回到這次愛都爭議上卻是令人不敢恭維(注意:全面禁煙是政府的最後決策,而非如愛都事件般在諮詢期間僭越身份硬銷的看法)。

毀了程序正義 肯定得不償失

早於十年前,何厚鏵發表的施政報告已首次提到「公共行政民主化」的目標(至今仍未能實現又是另一回事),表明行政體系從內部管理到對外服務、從工作執行到決策的過程,都必須遵循民主、開放和理性的精神。而政策諮詢期間,政府的有形之手既是公民參與的促進者、充分資訊的提供者、諮詢透明的推動者,更是正反意見的仲裁者、公平正義的維護者,這幾乎都是政府早年為政策諮詢制訂指引時白紙黑字的重要原則。但譚司顯然弄不清自己在愛都諮詢裡的應有角色,那邊厢宣佈延長諮詢期,這邊厢卻斬釘截鐵道:「看不見保留愛都有更好福祉」。搖身一變成了政策硬銷員,直接間接拉攏建制團體充當政策的啦啦隊、白手套,然後開口閉口「主流意見」、「擇善固執」,再將持保育意見的貶作「小團體」、「少數人」。堂堂高官既是裁判又當球員,擺明把基本的程序正義置之不理,竟還面不紅耳不熱,這才是政府這回可惡之處。目以為是、急功近利至此,也為近年罕見。

愛都和新花園舊址最終是拆是留,反正就是把握時間各抒己見。政府一路硬銷硬推,建制人士唯唯諾諾;城規團體也已竭力行使法律賦權,聯署要求啟動文物評定程序。那一切就該回歸專業判斷、科學決策,無所謂的對與錯。關鍵在於,少數官員的自信心過度膨脹,到頭來破壞了行政倫理,也毀了程序正義,僭越了自己本該堅守的中立崗位,肯定得不償失。

原文已刊載於 訊報〈正本清源〉(2015/09/18)

圖:樂報

Advertisement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