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人聽教聽話,到頭來得了什麼?

Featured image文/蘇嘉豪 (2015-09-11)

香港否決假普選方案當日,公民黨梁家傑黨魁在議事堂開了澳門一個玩笑,「保皇派所謂的『無佔中、無公民提名的主張,中央的態度就不會如此強硬』,全部都是藉口。澳門還不夠乖?但現在有普選了嗎?」這番論述最早出自中文大學的陳健民教授,當時林鄭司長呼籲港人切勿刺激中央,陳健民反駁道:「澳門從未做過刺激北京的事,卻未見有普選。從未見過市民因為乖就得到民主。」這可謂一語道破「聽話的小孩有糖吃」的迷思。澳門人或許對此不以為然,有感被抽水擺上枱,不滿無辜捲入人家「厭煩」、「無聊」的政治紛爭。然而,那卻是個無可迴避的殘酷現實。

因為聽教聽話,所以怎麼怎麼…

主權移交之初一度只剩 27 億財政滾存的政府庫房,因著賭權開放帶動經濟沸騰、社會興旺,僅僅十五年間,政府的財政儲備已高達 3,500 億,足足翻了超過 120 倍。賭業撐起一片天,配合自由行政策的「皇恩浩蕩」,促成失業率屢創新低、政府大派現金,社會物質享受也得到更大滿足。這些年來,人們心裡相當清楚「要不是中央關顧,沒有賭客沒有遊客,澳門早就完蛋」的道理,多數人又習慣簡約化當中的因果關係,「因為澳門人聽話,所以才得到中央關顧」。社會往往把一切反對聲音和行動,粗糙地歸類為破壞社會秩序的元素。而所謂的社會秩序,則被視作維持經濟無限增長的必要條件,不容侵犯和更動。

上述似是而非的因果邏輯,在經濟亢奮、沖昏頭腦的年頭很難被發現絲毫謬誤,更有曰「政治聽話必然能夠換來經濟穩定」。大花筒政府每年花個七八百億但社會民生毫無寸進,實乃等閒事。但全因為一場表面上的反腐打貪風暴,澳門賭場收入直線下滑,經濟收益比例最龐大的貴賓賭廳陸續關門大吉,連帶憾動政府的財政收入,甚至開始啟動所謂財政緊縮措施。澳門沒有佔中、沒有光復行動,甚至沒有泛民主派、沒有很多人高喊「我要真普選」,還是落得如斯下場。籠罩澳門十幾年的聽話論終也不攻自破,被時間瓦解。

會吵的小孩才有糖吃

經濟的下滑,其實只意味著澳門應當步入穩定的轉型期,讓政府調整過往急速得離譜的畸形發展步伐,同時給予全社會喘一口氣的機會。作為賭業黃金十年的小結,澳門人也是時候重新反思和審視所謂的聽教聽話,到頭來得到了什麼?一業獨大扼殺多元發展,財源單一加劇經濟風險,財政基礎雖然豐厚但也相當脆弱,隨時因為龍頭產業的風吹草動而崩盤,民生福利也將岌岌可危。全民拚經濟的年代快將過去,澳門人赫然發現法律制度依舊落後,政治改革停滯不前;生活質素每況愈下,社會風氣逐步扭曲,本土價值所剩無幾。經濟上,聽話換來的是馬上被房價物價淹沒的現金分享和那龜速增長的薪酬待遇;政治上,聽話的結果則是獲得北京「一國兩制典範」的垂青,「恩賜」了廿三條國安法,還有政商集團的貪得無厭、得寸進尺,以及小圈子制度的固若金湯。

「聽話帶來發展,發展帶來幸福。」許多人仍然深信不疑。然而,澳門親自走過這道坎坷的路。聽教聽話,得不到什麼。澳門似乎沒救了,那我們還在抗爭什麼?抗的是肆意掠奪公共資源、蠶蝕社會價值的魔爪,爭的是黃金十年全民失去的一切,還有更多元開放的全新世代。因此,越來越人敢冒遭打壓之險,為了捍衛自主與公義、爭取民主與平等而默默奮鬥。以行動證明「會吵的小孩才有糖吃」。

原文已刊載於 訊報〈正本清源〉(2015/09/11)

圖:論盡媒體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