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都諮詢必須重返正軌(二之一)

文/蘇嘉豪 (2015-08-14)

Featured image  這個暑假,小城公民猶如置身熱廚房。政府同一時間推出五項公眾諮詢,自新城規劃開響第一槍後,關於社會房屋、預算運用和養老保障的法律或政策諮詢陸續上枱,連封塵多時的舊愛都酒店也加入戰團,排山倒海的政府資訊和社會爭議,稍為投入也感消化不良,輿論分身不瑕也助長魔鬼細節暗渡陳倉。相對前四項諮詢,由社會文化司直接牽頭的「舊愛都及新花園泳池再利用構想規劃」諮詢,政府的每個動作都顯得相當吊詭,值得深入探討。

諮詢應以公民為主體

公共政策的制定,自找出問題癥結、確定解決問題的方式與目標、以科學數據支撐方案評估、設計若干替代方案,到說明落實和執行願景,每步功夫都省不得。政府更有必要創設有效廣納民意的途徑和平台,公開諮詢則是民主決策不可或缺的一環。它並非新鮮產物,早在公元前的雅典已經有「直接民主」概念,當時並無政治代言人或代議士,人民透過理性討論來直接制定法律。公眾諮詢或進一步的公民審議,應以公民作為機制的主體,而討論過程也應當遵循程序公正、資訊充分和機會平等三大前提,否則如同愛都規劃,管你辦過十八九場講解會、面向過逾兩千人,也是不及格的諮詢,或者是官員死撐否認的假諮詢,結果民間社會內耗、政策落實無期,更有損官民之間的信任關係。

一開始已有既定立場

愛都舊址引起關注,源於譚俊榮四月中在立法會施政辯論的一番豪言壯語:「要把該處發展為青少年文康活動的中心,並帶動形成塔石大型片區的藝文輻射效應,為澳門的城市藍圖塑造全新亮點。」望德堂、士多鳥拜斯和塔石一帶,原來就較具備文化色彩,政府以休閒定位打造藝文片區無可厚非,但一開始就把再利用的重點對象設定為青少年,當議員先後提議在舊址改造成中央圖書館和加建停車場時,官員的回應是:「政府有意將新花園泳池改造成全天候溫水泳池。原愛都酒店和新花園若有足夠地方,將興建溜冰場,原愛都酒店亦會興建多層地下停車場。正構思士多鳥拜斯大馬路往水坑尾設置地下行車道,地面闢作廣場。」上述公開對話,已充分顯露官員持有既定立場的事實。連親政府的街坊會對「重幼輕老」的構想也有微言,可想而知,這第一步棋已經下錯。這項諮詢也至少未符合上述程序公正、資訊充分和機會平等三大前提。

跳脫程序 凌駕民意

首先是程序問題:政府直接跳脫程序,一開始已替社會作出既定選擇,扼殺理應更加廣闊的想像空間,城規團體即將舉辦的「愛都再造-民間自主規劃工作坊」正是政策前期構思的重要一環,這步驟理應由政府在公開宣佈規劃之前扎實做好,可惜事與願違。而諮詢顧名思義「再利用」,即拆卸重建和原址保留之間還有許多選擇,然而,政府在諮詢過程中卻落力反駁支持保育的意見,官員當然不會傻到直言非拆不可,但不斷放話「保留建築將很難放高、很難挖地下空間、很難什麼什麼…」總之保留就是不好,而體育官員更漏口風說:「新花園的歷史任務已經結束。」官員把既定立場凌駕民意的取態昭然若揭。既然官方早有自己一套,再勞民傷財地問下去還有何意義?

數據欠奉 科學空談

再來是資訊問題:雖然文化部門對該址的歷史演變作了詳情介紹,但牽涉政策方向的重要數據卻是欠奉,科學施政淪為空談,既定立場得不到有力支撐。第一,政府並無對望德堂區一帶的人口組成,特別是不同年齡層的生活習慣與喜好進行分析。當政府碰到非青少年群體的不滿,立刻改口說新設施將向所有市民開放,但該址受制於燈塔景觀,面積空間能有多大,你我心中有數。當愛都變成「都愛」,意味著要把包山包海的功能塞進原址,無疑引導公眾存有「樣樣都包」的幻想。第二,塔石連接大三巴的路段平日已被旅遊巴的長長車龍佔據,加上附近有好幾家學校和青年文藝設施,一旦愛都「樣樣都包」,從士多鳥拜斯到水坑尾方向的交通狀況將不堪設想,而在諮詢期間,政府竟然沒有準備任何交通數據和方案。第三,政府欲將新花園泳池改頭換面,聲言要打造全天候室內恆溫泳池。被一再追問下,又改口說要考慮建造半開合天幕,但始終未能提供全澳非泳季的泳池需求等資料。公眾無從判斷政策利弊。

(二之一)

原文已刊載於 訊報〈正本清源〉(2015/08/14)

圖:roodo.com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