竊聽風雲毀法治 私隱人權蕩無存

文/蘇嘉豪 (2015-07-24)

Featured image
多行不義必自斃,意大利黑客軟件公司Hacking Team早前遭受黑客入侵,黑客在網上發放Hacking Team超過400GB的內部檔案和程式碼,從客戶名單到郵件內容鉅細無遺,而維基解密則公布當中超過100萬筆電子郵件,更提供搜尋機制。據傳媒報道發現,除了一些極權國家的政府機關、香港廉政公署、台灣國家安全局和刑事警察局捲入其中,澳門廉政公署和司法警察局也是Hacking Team的客戶,郵件內容揭發兩個部門與對方的接觸已分別處於問價和安裝階段。澳門版「竊聽風雲」自此引爆,私隱人權蕩然無存。

尚有合法保障的私隱人權嗎?


Hacking Team向各國提供的黑客工具之中,以遠端控制系統(Remote Control System,RCS)最受爭議,它能協助客戶入侵目標裝置並植入後門程式,政府無時無刻監控人民將易如反掌。而在澳門,非法勾線截聽幾乎是公開秘密,曾有澳門社團人士在無對外公布、僅透過電話通知相熟記者之下,前往青洲禁區遙祭中國民運人士,但甫抵達杳無人煙之地,已有十幾名警員在現場嚴陣以待。類似的例子實在太多,不過與過往無憑無據的情況不同,這回罪證確鑿!執法機關公然洽購甚至已經使用非法監控軟件,肯定進一步挫敗法律賦予市民享有的通訊自由,以及政府本已所餘無幾的執法形象。我們不禁要問:「活在這座城市尚有合法保障的私隱人權嗎?」

執法者知法犯法然後繼續執法


許多人可能錯覺,政府機關
,特別是刑事警察機關主責預防和調查犯罪,監聽則是常用且有效的工作手段,此行為也有合法與非法之分?單以電話監聽為例,在澳門是有相當明確的法律規範,根據《刑事訴訟法典》第172條規定,政府機關可針對最高徒刑超過三年,或關於販賣麻醉品、走私、禁用武器和爆炸裝置等犯罪,向刑事起訴法庭法官申請批示命令,向涉嫌犯罪對象的電話談話或其他通訊進行截聽或錄音,只有符合上述條件和程序,政府機關方可合法進行監聽。然而,Hacking Team出售的屬於入侵攻擊式軟件,意味著曾經參與洽購的廉署和司警局,極有可能企圖透過黑客軟件繞過法律規範和程序,直接對包括政治團體成員、時事評論員和記者等特定對象採取非法監控,原來受到法律嚴格保障的基本私隱將被赤裸裸地呈現人前,執法者知法然後犯法,這是擺明衝擊法治的一大例證。對於犯法者繼續執法,公眾則充滿疑惑和無奈。

檢院介入調查 挽回法律尊嚴


醜聞曝光超過一週,兩部門雖已先後作出回應,但內容卻是廢到一個點。他們不約而同地複述「監聽通訊須得法官批准」的法律規定,又謂「面對越來越多的犯罪用上科技手段和嶄新技術設備,有必要對高新科技的發展加深了解」云云…可是,司警局與Hacking Team的接觸已經到達要求保證百分百不被反追蹤、查詢折扣優惠和邀約安裝測試的地步,顯然超出單純了解的範圍,更關鍵的是遠超法律授權範圍,即使只表露一絲購買意欲。而兩部門的回應也無半點否認之意,等同變相承認,除了違反刑事訴訟程序,也極有可能觸犯《打擊電腦犯罪法》的不當截取電腦數據資料罪,檢察機關絕對有必要介入調查,以挽回法律尊嚴。

為了表面和諧 可以去到幾盡?


而從權力關係來看,洽購非法軟件雖是一貫偷雞摸狗的動作,但事關重大,不可能單靠司警局長或廉政專員便可作出決定,加上這場「竊聽風雲」引爆自2012年初,當時正值政改爭議期間,不排除來自擺華巷甚至松山腳的力量,希望藉提升監控力度,以確保卸除一切由反對意見造成的政治風險。不論幕後拍板者所為何人,但客觀呈現的卻是「知法犯法」的壞感覺,特別是聲言要打擊電腦犯罪的司警局其身不正的形象。為求換取表面的和諧穩定,當權者不惜撕破治下執法團隊的臉。有這樣的老闆,除了慨嘆幾聲,也只好自求多福。

原文已刊載於 訊報〈正本清源〉(2015/07/24)

圖:Hong Hong Free Pres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