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澳門學社廿三年 抖擻精神重新出發

文/蘇嘉豪 (2015-07-10)

新澳門學社,稍有關心社會時政的澳門人都應該聽過的一個政治團體。今天,7月10日,剛好是學社成立的日子,不經不覺已立足澳門政壇廿三個寒暑。自八九民運催生,到成功推舉吳國昌晉身議事殿堂,經歷九九前後翻天覆地的社會變化,曾經參與踢爆世紀巨貪、在立法會直選中取得過最高票數,到多數年輕人接掌領導地位,不再只是三兩位精英社員的後援會,也開始建立學社的獨立形象…學社的路有起有伏,當中有勝利更有挫敗,好不容易跨越將近四分之一個世紀,到了今天,民主派「老大哥」終於來到公民意識逐漸開放、多元分立的年代。作為理事長,希望透過現有的歷史材料,與大家一同回顧這艘艦艇的高低跌蕩,檢視得失,抖擻精神重新出發。Featured image

吳國昌:讓市民看看什麼是民選議員

上世紀80年代,是澳門政治發展的契機。先有澳督高斯達於84年解散與自己意見不合的立法會,隨即開放華人的選舉權下,何思謙領導的民生派獲勝,經歷《中葡聯合聲明》的簽署和《基本法》的起草,直到89年天安門發生的民主運動,激發澳門人的愛國民主思潮。新澳門學社就在這個時代背景下蘊釀誕生,曾在90年加盟以何思謙為首的「友誼促進會」名義參與立法會增額補選但最終落敗的吳國昌,與區錦新、湯家耀和陸偉聰等人,研製系統化政綱,於92年7月10日宣佈成立新澳門學社,及其包括政制人權、社會保障、經濟發展、城市建設、消費權益、公共行政、衛生環保、婦女、教育文化、公共財政和勞工11個專責小組,並於當年以「民主新澳門」名義,打出「與其任由舊的重複,不如締造新的希望」的口號,獲得3000多票首次晉身議會,當年34歲的吳國昌說過:「我希望把議會的文化改變過來,讓市民看看什麼是民選議員。」93年5月,學社再提名區錦新參加市政議會選舉,在選民支持下,亦成功取得一個議席。往後的96和97年,吳國昌和區錦新分別連任立法議員和市政議員。

知識份子註定要背負社會責任

  「知識份子註定要背負社會責任,對權勢講真話,以言論制衡威權,是知識份子責無旁貸的任務」,這段說話至今仍高掛學社會址。學社成立之初吸納的成員來自不同背景和領域,主要是新興團體活躍青年、對澳門有高度歸屬感、熱切參與澳門現代化發展的人士,作為澳門首個民主派政治團體,學社提出政治、經濟、社會和民生四項宗旨,包括鼓勵公民參與、促進民主政制發展;探索本地區經濟的出路、支持現代的、多元的、以自由經濟為基礎的經濟發展,並著重維護勞工的權益;伸張社會公義,促使澳門社會活化、開放和訊息流通,實現民間社會多元化;促使社會資源合理和公平地分配,維護廣大市民享受合理生活條件的權利。

陳偉智的幾百票之差 愛瞞引發年輕新思維

  學社在九九後極力主張「反貪腐,爭民主,保民生」,透過議會工作積極監督特區政府,先後推動限制濫輸外勞、十五年免費教育、增建公共房屋。2001年吳國昌第三度出戰立法會,不單以「票王」身份成功連任,也帶挈名單中排第二、44歲的區錦新初登議事廳,兩人於05年繼續連任,雖然該屆排名第三的陳偉智以幾百票之差與議席擦身而過,但就引發了社內的年輕新思維,當時就讀澳門大學的周庭希等人創立《愛瞞日報》,「出紙一大張,瞞遍全澳市民」,其版面仿照《澳門日報》,以惡搞形式諷刺賄選、賤價批地、歐文龍貪污案、樓價高企等城中熱話。07年,學社發表「民主政制發展方案」,主張2019年採取提委會及公民雙軌提名模式普選行政長官、逐步減少立法會間選和官委議席並最終達致全面普選、設立分區直選的市政議會。同年又首次發起回歸日民主大遊行。

世代過渡:從1+1=4到+2+2+100

  09年立法會選舉,吳國昌和區錦新分拆兩組出戰,打出「1+1=4」的口號,呼籲選民平均配票,結果52歲的陳偉智成功當選。翌年,年僅23歲的周庭希接任理事長一職,同樣是「八零後」的鄭明軒任副理事長,加強關注環境保育、新聞自由、人權保障等,透過與議會內的學社三子互動,逐漸建立「新澳門學社」的獨立形象。12年澳門啟動史上首次政制改革,學社組織包括全民投票、民意調查、斷食等一連串議會內外結合行動,力爭立法會直選過半,但也不敵當時政府和建制社團瘋狂灌水支持的「+2+2+100」方案,政制改革偉業未酬。

政改失敗過後,社會評論開始對學社的方向抱有質疑,「澳門民主運動的尷尬就是缺了社會運動,最常見的就只有遊行遞信。而本地的民主派算是有少許論述主張,但卻少了指引爭民主的明確方向,更沒有行動綱領」。於是,學社在後政改年代,社會行動方面明顯更為積極:向聯合國編製澳門首份民間人權報告,揭露政府提交的存在失實和虛假資訊,也向檢察院檢舉前特首涉嫌濫用權力批給賭牌等。學社積極吸納年輕成員,又大力發展並註冊《愛瞞傳媒》為澳門第一大網絡新媒體,周庭希和崔子釗分別擔任社長和副社長。

選後陷入低潮 更應尋求突破

  可是,年輕人的行動力似乎未為學社在13年的立法會選舉帶來好成績,當屆兵分三路,同樣力爭四席,分別主打普選特首、澳人澳地、還富於民、人權保障等重點政綱,可惜周庭希獲得3200多票未能當選,連從未缺席過立法會大小會議的陳偉智也意外落馬,總選票首度下滑,議會內回歸「吳區」組合,學社陷入低潮,而作為其中一位候選人,當時筆者撰文則如是說:「『一拆三』的意義遠遠超出眼前的選票和議席,既能憑藉放手讓青年成員獨個兒運轉一個組別、大大提升其政治歷練,最重要的還是為了薪火相傳作好鋪排和準備,在滿佈危機的冒險旅程中尋求最大束曙光。與其充當選後孔明,盡情炮轟分組策略,不如把精力轉而深思選票下跌的因由。」社會當然也對敗選議論紛紛,有云分組策略錯誤,有云議員表現退步,有云學社工作不足,也有云年輕路線偏差…

大半年後,14年7月8日,出身學社暑期實習計劃的筆者,在沒有擔任過領導位置的情況下,獲選為新任理事長,旋即面對內部分化的危機(包括近年低度參與但又渴望當權的少數社員連月的肆意抹黑),真不得不借用莎士比亞的話慨嘆一番:「這是一個顛倒混亂的時代,唉,倒霉的我卻要負起重整乾坤的責任!」筆者倡議「守住天空,收復大地」,旨在擴大社員的參與基礎,透過吸納更多有志青年的加入,理性論政、積極行動,爭取遊走天空的政治理念早日落地澳門。一年過後,筆者始終認為,工作策略的變化,並非要全盤否定過去工作,而是因著社會變遷和公民意識漸有開化之勢,更主動著手於公民社會推動工作。要令學社立足在長遠和可持續發展的路向上,必先憑藉過去的經驗,確立組織定位和人事分工,才有可能推動學社抹去陰霾、重新出發。學社加油!

原文已刊載於 訊報〈正本清源〉(2015/07/10)

圖:Scott Ovm Chiang

Advertisement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