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總為小城留下的幾個關鍵詞

文/蘇嘉豪 (2014-12-26、2015-01-01)

Featured image
習總「君臨」澳門,幾乎所有本地傳媒一如所料地歸邊唱好,邊防則繼續濫用內部保安法律瘋狂阻截異己,包括「最怕改壞名」的一歲小孩,總之「有殺錯冇放過」。那邊厢,路氹各大地盤一律停工,據稱除為了封鎖一切制高點,還要像「APEC藍」般製造「習大大空氣清新劑」,該區的本地打工仔無端多了幾天有薪假,紛紛上網留言「多謝習總」;平日擠滿外勞的各大巴士總站也連帶「煥然一新」;居民終於有機會享受可能五年一遇的「搭巴士樂」。而另一邊厢,半島西南區一帶卻是築起圍板「大興土木」,官邸林立的西望洋花園「忽然」維修休憩設施和垃圾房,立法會外大草地則「忽然」安裝濾水系統,連歷年遊行慣用的終點──南灣湖水上活動中心也「忽然」進行外部油漆和加固工程,誓要讓住在主教山上的VIP耳根清靜,感受「和諧無比」的小城氣息。

而當黨國元首每次南下發表偉論,總被塑造得字字珠璣,這趟也不例外。習總一到步便率先贈澳門一句「越走越穩、越走越好」(不知到底是要走「一國一制」回頭路還是要我們向著重重圍板走,還是寓意黨國政權越走越穩?),而習旋風橫掃三十小時期間,關鍵言詞又豈止如此:

1. 安居樂業

  貴為亞洲首富的澳門,本地人均生產總值高達九萬美金,月入理應達到六萬澳門幣,庫房水浸的特區政府年年派錢,恨死隔籬。小城人們「安居樂業」似乎是毋庸置疑。但理想與現實總是相去甚遠。工資增幅僅為樓價的六分之一,月入一萬幾千的房奴比比皆是,全民就業猶如全民在職貧窮,若不甘一輩子效勞地產商,要不與父母兄弟姊妹擠在一家N口的蝸居,要不每月付幾千租金替房東供樓。要像預先安排榮獲聖駕光臨的公屋戶般「幸福美滿」之前,務必先苦候十年八載,望著厚厚的申請表格,和那些竣工無期、長滿雜草的公屋地盤,小朋友等到成家立室、老人家等到駕鶴西去,這就是習總感受到的「安居樂業」,這就是所謂「民生改善」和「社會安定」的「喜人成就」…

2. 愛國愛澳

  「愛國愛澳」、「一國兩制」、「基本法」乃至「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近月成了官場口號。上至大官大商,下至建制嘍囉,管它什麼意思,總之在公開場合少說幾句都驚住執輸。習總活在「和諧」的甜蜜泡影裡或許不知,「愛國愛澳」何來澳門同胞的主流價值,頂多是建制派四出搵食的幌子。若達官貴人果真「堅持從國家整體和澳門長遠利益出發」,請先問問他們把自己的愛子愛女送到哪兒讀書、他們的資產又是放到哪兒的銀行戶口?再看看他們過去十幾年如何破壞山體綠林,瓜分公屋、醫院和大學的興建地段,以獲得幾代人也花不完的龐大財富?當輿論機器起勢宣揚「愛國愛澳」的同時,就在習總身邊的「土皇帝」所愛的大概是人民幣和澳門幣而已。

3. 青少年培養

  習總特別談到「加強對青少年的教育培養」,表示他也嗅得到兩岸三地新生代所帶來的陣陣躁動:小小的台灣,事隔四分之一世紀後再掀起大規模學運;小小小的香港,觸發史無前例將近八十天的佔領運動;連小小小小的澳門竟也能在「桌子上唱大戲」,一條離保法案讓原來沉默的新世代躍躍欲試。面對新世代公民相互串聯以形成的一股進步思潮,「青少年培養」大概就是洗腦的國情教育。萬變不離其宗,所要培養的是一群無獨立思考能力的「愛國」機器。可是課本從來教不出真愛,在澳門,透過每天高唱國歌、朗讀國策,或者背誦與執政黨沒什麼關係的中華文明光輝歷程所強制灌輸的「情懷」,怎能不被了解國家真實歷史和社會後的撼動所蓋過?別忘了還有每天與自己擦身而過、同胞們「高尚」公民素養的體驗…愛與不愛,就在生活中真實地融入如同白紙一張的青少年,通通只能發自內心,無需浪費專門的教育資源。

(二之一)

原文分別刊載於 訊報《雨果清源》(2014/12/26)


4. 依法治理Featured image

  在現代化地區,法治精神理應植根人心;但在這個國家,「依法治國」的主張卻需要透過執政黨召開的大會來確立和推進,真不知統治者此前是依啥治國,也搞不清到底黨大還是法大。習總在小城慶典上強調「依法治理」,其麾下的特區奴才當然鸚鵡學舌將之當成旗幟,隨口噏當秘笈。經歷雨傘運動過後,大讚澳門「成功維護法治與憲制秩序」,肯定是瞄準同場六八九的話中有話,也是對三八O的一個小警示;可是,說來說去,法治與法律的關係依然未被弄清,若把法治比喻成有血有肉的軀體,法律條文便如同每道經脈血管。當部分法律無法達義,法治價值將無疑受到威脅或衝擊,盲目的「依法」絕對唔係大晒。

在澳門,九九後的法改工作幾近原封不動,許多條文不合時宜、殘缺不全甚至空白一片,導致合法而不合情理的情況頻生。如「依法」讓公共工程超支幾十倍、「依法」偷步規劃氹仔北、「依法」阻截無辜港人入境。選擇性執法、曲解或濫用法律、以慣例特例取代法律更是屢見不鮮。若有人對你疾呼「法治是澳門的核心價值」,他應該不是天真就是虛偽。特別是在這個封閉的體制底下,市民無法透過完整的法律制度去完善與統治者之間的權責關係,加上特區法律之上被「依法」架設所謂的人大釋法,人治國度高喊「法治」,從來只有自欺的份兒。專制政權大談「法治」,只反映把壓制異見所為合法化、合理化的意圖。以「法治」為名製造更多「合法的冤情」,把以言論或行動聲討不義法律的異見殺絕於莊嚴的法庭殿堂上,再順便指控其損害「法治」精神,所謂的「依法治理」大概如此…

5. 有序發展

  談到發展,多得大量熱錢黑金湧入樓市賭廳,小城無疑經歷了翻天覆地的十幾年。但數字會說話,絕大多數的財富只流進極少數既得利益者的荷包乃不爭事實。「推動經濟適度多元」和「建設世界旅遊休閒中心」兩大目標又長期處於放空炮狀態,高呼「市民無法分享經濟成果」則成了立法會選戰的指定動作,而面對無節制發展為社會民生帶來的後遺症,政府卻只拋下一句「利用發展成果來解決發展中的問題」,意味著急速發展永遠沒完沒了;可是,同樣急待發展的民主進程,港大最新的科學民調也顯示超過六成受訪居民贊成普選特首、超過七成贊成普選全體議員,在習總和麾下眼中卻有著雙重標準,指示各界務必「有序發展」以「維護和諧穩定大局」。

澳門引入代議政制將近四十年。一味的「循序漸進」,換來的僅是幾百人選出來的行政首長,還有不足一半的民選議員。幾年前史上首場政制改革,在地方土豪的空前灌水下得出「加二加二加一百」,若按此龜速步調,粗略估計澳門人還得要花幾百到幾千年,才盼到落實普選的一天(到時還分分鐘是個有篩選的「普選」),這就是習總所說的「民主政制有序發展」。政治與經濟密不可分,政經兩條腿理應同步邁進,何以習總無指令放緩甚至煞停經濟列車,讓廣大居民得以喘口氣;另一方面卻處處窒礙政治步伐,欲把持政治特權至千秋萬代?一句到尾就是「錢作怪」,或者叫作權力慾作祟。因為只有緊緊揑住民主進程,避免開闢有效的政治競賽,「推動經濟發展」便永遠是官商自肥的最佳途徑,也是最漂亮的說詞,所謂的「和諧穩定大局」大概指的是有錢佬銀行入面嗰盤數,過去十五年的澳門在這方面簡直是個模範生。

6. 送大禮

  習總出巡,處處擾民。雖則澳門人包容度無限大,斷估暫時不會追擊其所到之處,但出於禮貌或者外交功夫,習總又豈會兩手空空?其所送「大禮」先是延長通關措施,早於到步前搶先實施,不少居民天真地以為措施有助疏導外勞,也令本地樓市降溫。但事實上未來幾年正值各大博企新項目落成的高峰期,以目前一眼睇晒的本地人資市場,外勞數目持續攀升已成大勢所趨。居澳外勞一減一加之下,整體在這彈丸之地所使用的生活空間反而擴大,若通關人數在可見將來同步增加,更是落入政府「利用發展成果來解決發展中的問題」的無底洞。畫虎不成反類犬。此外,延長通關造成的客觀效果無疑是拉近澳珠(橫)之間的樓價差距。觀乎橫琴樓價近月的攀升趨勢,以七成買家作投資用的數據來看,一心置業的居民或許連在鄰近地區買平樓的「夢想」也逐步幻滅。在本地樓市沒有明顯變動下,居民仍舊望樓輕嘆,公共房屋又供不應求,區域融合則將如火如荼,同化程度已達冇得返轉頭的地步。那時那刻,你對所謂的「大禮」勢必另有一番見解。

再來的「大禮」是明確特區的習慣水域管理範圍,中央向地方放權理應可喜可賀。但心水清的讀者應該還記得,特區早年至少兩度爆出「偷步填海」,先在零六年聲稱為了配合娛樂設施發展,竟在未得到阿爺批准下,率先落實半島南部的填海工程,惟該地段荒廢至今,只於農曆新年時開放用作炮竹燃放區;再來的是零九年,特區在國務院批覆同意填海造地幾百公頃前,偷步造了兩幅土地,這就是填海新城B區。當年自把自為的官員居然回應說「一國兩制是新事物,過程中也不是面面都能顧及」。習總今趟「大禮」難免惹來小城官商可名正言順地自行填海造地、開發海上事業,以從中牟取暴利的疑團。雖則三八O即時撲火,強調「填海造地一定要向中央申請,過去係咁,未來都係咁」,但小城人們還是要放長雙眼盯下去。最後一份「大禮」,則是十年如一日的大熊貓。離世半年的「心心」屍骨未寒之際,筆者除了公開呼籲不要再把熊貓當作外交(政治)工具,讓其它的前來「送死」以外,也無話好說了…

總而言之,在「政府吹雞,即刻跪低」的河蟹傳媒猛力吹噓下,習總帶來的通通看似「大禮」,但深思過後,內裡或許暗藏另外幾套謀略。小城也分分鐘得不償失…

(二之二)

原文分別刊載於 訊報《雨果清源》(2015/01/01)

圖片:Washington Pos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