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有比選票更和平有力的革命武器嗎?

文/蘇嘉豪 (2014-12-05)

Featured image
太陽花學運後的首場地方大選,是對新世代力量崛起的最佳檢驗場,結果他們果真成了主宰選戰勝敗的關鍵,廿九歲以下的年輕選民投票率竟高達七成半,比總體投票率高出百分之十幾,顛覆青年政治冷感的固有想像,讓在野黨派一口氣攻下七成縣市的領導寶座,至於民進黨「民主小草」計劃推出參選村里長及市民代表等基層公職的將近五十名年輕人,有十五人當選,當選率超過三成,表現相當亮眼。反觀執政的國民黨則是潰不成軍,官二代和老市長紛紛下馬,不只痛失台北、台中、桃園等主要陣地,連以往佔有多數優勢的縣市議會也相繼失守,僅花蓮、台東、新竹、苗栗、金門幾個縣議會席次過半,黨主席和本不相干的行政院長於選後也先後請辭,並承認「改革不符人民期待」。

政商勾結與藍綠對立

  在房價高企、薪資低迷的經濟氣氛下,國民黨與在地乃至跨海峽財團資本家關係異常親暱,有政商勾結之嫌,大選結果反映出年輕公民求變心切,特別是對發展所得分配不均深感不滿,加上自從太陽花學運以來,青年群體「去政黨化」的呼聲以至行動從未停過,他們期望突破社會過去長期糾纏於藍綠對立的政治悶局,因此,標榜改變政治文化的柯文哲,以政治素人的面貌登場,於經濟資源最多但貧富差距最大的台北市勝選,屬最有力例證,作為獨立個體的公民至少與政黨搶佔同等重要的地位。而民進黨在各縣市取得的好成績也凸顯著一股「反藍」情緒,選民不見得都支持綠營,但卻肯定許多人是對國民黨作出了抗議式投票,也向馬政府六年多以來的中央施政投下不信任票。雖然,其他縣市表面上都好像離不開藍綠之爭,但民進黨候選人都刻意採取「淡化顏色」策略,像台中的林佳龍改以黃色作為競選主色,打出「向過去說聲謝謝,讓希望接棒起飛」口號,抬舉對手胡志強十三年來為城市打下的基礎,再揚言「胡市長未做到的,由佳龍來做好」,顯示在野黨不單希望向中間溫和選民,尤其是年輕人靠攏,更試圖向對方陣營裡較不忠實的支持者招手,從而成功跨越分隔藍綠的濁水溪,打破原來鐵板一塊的政黨基本盤。

民主融入生活 普選成就黑金?

  這場選戰形勢激烈,但候選人仍能保持基本的政治風度和人格,社會氣氛也非常平靜,插滿大街小巷、天橋隧道的競選旗幟幾乎絕跡於都會區,造勢活動傾向以音樂和文化表演為主,宣傳廣播車也沒有發出很大聲浪,大選日市民進出投票所像到市場買菜般輕鬆自若,即便執政黨遭受重挫,開票當晚也只有各自的喜悅和失落,沒有打打鬧鬧、突發槍聲,當選人感謝敗選人,敗選人祝福當選人,而翌日太陽照常升起,市民則如常生活,全民選舉、地方變天像是不曾發生過。因為選舉已經徹底融入台灣人生活的一部分,民主也成為一種普遍的生活態度,讓社會意識到政府是由人民授權而存在,人民當然也能隨時取回權力,這是前人拋頭顱灑熱血、經歷多年民主陣痛的初步成果。庶民和鄉民(網民)今回以選票重賞權貴一巴掌,以和平理智來回應當天行政院前的血腥清場,劃破「普選必然成就黑金政治」、「普選必然造成社會混亂」等諸多迷思之餘,也嚴正警示統治者「別再讓青年不開心」,催促他們學會謙卑對待人民,真正把政府開放、傾聽人民的聲音,否則惡果自負。

別讓恐懼封堵出路

  事實上,有民主必然有選舉,但有選舉不見得必然有民主。地方大選所呈現出相對較成熟的公民素養、集體理性和政治智慧,不是光有普選便能一蹴而就,而是透過每位公民勇於實踐平等的選舉權以後,長年累月地深耕和鞏固民主政治所得來的。別讓無謂的恐懼窒礙前進步伐、封堵下一代的出路,一紙選票終將成為最和平的革命武器,真正實現人民當家作主。

原文已刊載於 訊報《雨果清源》(2014/12/05)

圖片:NTDTV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