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偉,澳大的臉給你丟光了!

Featured image 文/蘇嘉豪 (2014-10-24)

有位校長,曾經口出豪言、許下宏願,要澳門大學踏上「長征」,在廿年內超越香港大學,成為亞洲一流學府。有位校長,又以克林頓和奧巴馬都是美國人自家培養為例,希望廿年後有個出自澳大的行政長官。人有遠見本屬好事,但這位叫趙偉的校長,欲如土法煉鋼般追求成就大躍進,硬要拿不切實際的妄想到處耀武揚威,便注定淪為天大笑話,丟人現眼。

告別徐日昇寅公馬路,大學來到一望無際的橫琴大地,終於擺脫有校無園的先天侷限,本地校園住宿生活不再是夢,不少澳大人為此興高采烈,對北京這份厚禮滿心期盼;然而,包括筆者在內,許多人一直對遷校這回事心存疑慮,畢竟硬件設備易搬,思想風氣難移。即使在鳥不生蛋之處打造新校區的難度和費用再高,洗腳唔抹腳又近乎無王管的特區政府,依然有辦法超支趕進度火速竣工;但有些東西卻非能以金錢或者物質換取,校園原來經已相當稀薄的自由空氣,似乎已連帶一些學術良心和批判思潮,一併被棄置於氹仔的大學山上。一所地方首席學府徒具澳門之名、座落橫琴為實,此客觀處境所衍生的種種迷思,絕對值得這一代澳大人認真思考,到底新校區如何維繫昔日僅餘的那份澳門味,以不讓其遭人戲謔為橫琴大學?惟觀乎校方近月連串所作所為,似乎有人為求執行權貴意旨,不惜把言論及學術自由推向懸崖邊緣,也要徹底剷除異己,另一方面卻疑縱容包庇性騷擾罪證確鑿的教職員。筆者雖與澳大非親非故,仍不禁無名火起,或許因為大學以澳門命名,作為澳門人也有感榮辱與共之故。

隨著有關對仇國平提起紀律程序的全數文件公諸於世,擾攘將近一年的事件終告水落石出,縱使無法改變他遭受無理解僱的現實,但超過五十頁機密文件滿佈重重疑點,已重挫校方的專業和誠信。一位在澳大執教鞭十年的副教授,被炒之路竟由兩年前一封聲稱是「政府與公共行政學系學生」發出的匿名投訴信而起,信函劍指仇國平有關政制改革的言論和舉措,還指控他公然以分數利誘學生參與遊行示威、靜坐絕食等「過激行為」。一年後由濠江中學實名發出的投訴信更為無稽,投訴的行為居然是仇國平在校外公共地方派發推廣公平選舉的傳單,信中不約而同地把在校外高呼口號、舉牌示威、派發傳單等合法活動形容為「過激行為」,甚至對師生身心造成極大影響。先不論依照法律所賦予的言論自由和遊行集會竟被視為「過激」,也不揣測兩封信的行文主旨為何如此雷同的問題,單從一封無憑無據的匿名信和一封反智無稽的實名信便啟動紀律調查,期間更拒絕仇國平邀請證人作供辯護,加上整個過程歷時半年之久,遠超法定三十天期限,趙偉治下的程序正義幾近蕩然無存。況且,被校方先後傳召作供的廿名學生當中,雖然不少認為仇國平教學和評分嚴格,但全部否認他曾強迫學生參與校外活動,包括上述所謂過激行為;學生自願選擇參與後須撰寫報告、闡述個人分析和觀點(儘管與仇國平立場不一)才能獲得加分。而仇國平鼓勵參與的活動也包含政府以至建制社團舉辦的,有作供的研究生也直言匿名信的指控純屬誤會。最終,選擇性失明的趙偉在欠缺基本理據和邏輯的情況下,強行對仇國平施以最嚴厲處分:終結他在澳大十二年的教學生命。

「學校在趙偉上台後每況愈下」,筆者所認識的澳大學生、教授以至校友都異口同聲地說。校長的心胸決定視野;大學的態度決定高度。若然連畢業典禮上一位女生的一張標語也容不下、連在國際學術界普遍認同:倘對統治者辛辣批判的言論屬應有之義也容不下,知識份子和莘莘學子只會進一步被工具化,淪為權貴的忠實應聲蟲,自居專家的職業學者則到處招搖撞騙,遺害社會和下一代,澳大的臉給以趙偉為首的校方丟光,所謂「一流學府」的目標也只能與權貴相逢在幻想中。要如何拒絕橫琴大學之名、挽回失落的聲譽、扭轉尷尬的處境,便要考驗全體澳大人的智慧了!

原文已刊載於 訊報《雨果清源》(2014/10/24)

圖片來源:明報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