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0 與 8,688 的啟示

文/蘇嘉豪 (2014-09-05)

Featured image
過去半個月的澳門,對錯之間的界線變得模糊。一場僅花廿分鐘投票的特首選舉,竟用上千萬公帑,篤定當選的所謂候選人更恬不知恥,大搞競選工程,變相強迫全澳市民一同感受虛擬的選舉氣氛。另一邊厢,民間社會透過合法的投票活動,為公民提供政治體制外的選擇,卻遭建制輿論大肆抹黑、官方跨部門聯手打壓,甚至拉人封艇,若非組織者誓死保護投票人資料,難得為政制公平發聲的機會也隨時泡湯。

我們一直在卑躬屈膝

  不知是無獨有偶,抑或另有啟示,澳門蛋除了是歐案其中一個大型涉貪工程,也是小圈子特首的誕生地。場內開行冷氣,一個人候選、四百人投票;場外烈日當空,廿幾人苦行、幾十萬人看戲,這是選舉當天的真實寫照。廿幾名平均年齡不過三十的年青志士自發圍繞會場苦行,逐一讀出四百選委姓名、以四步一叩拜表達對選舉方式的不滿,以及彰顯爭取民主自由的堅韌鬥志,對苦行者而言,更是個將自身理念價值昇華的歷練。從事前策劃,到事後檢討,跪地叩拜的動作難免惹來一些意料之內的質疑,但正如苦行者朗讀的宣言內容,「我們跪下,不是哀求任何人,是要警醒澳門人今天的屈辱。只有爭取到真正民主自由的社會,澳門人才能不用卑躬屈膝,過有尊嚴的生活」,跪地的確不只有一個定義──投降認輸。在這個政治制度底下的絕大多數澳門人,無疑是被排除於政治特權集團以外的次等公民。在不義的選舉會場外,苦行成了堅定、虔誠地追求民主價值的象徵,不存半點奴性。幾乎無人能否認自己每天都在向強權下跪,面對河蟹傳媒、警察濫權、打壓學者,甚至連電視頻道大減、上網服務供應壟斷等切身問題,許多人都選擇妄自菲薄、逆來順受,肯打破沉默、把不滿付諸行動的人又有幾個?苦行不過是把澳門人長期卑躬屈膝的生活形象化而已。只有真正平等的政治和社會環境,我們才能挺起胸膛,不用再忍氣吞聲。

投票不投降 民意不可欺

  「民意不可欺!我們終於讓官員和議員見識到民意的厲害,那是無法以金錢換取的」,筆者在五.二七包圍立法會集會後曾作出如此總結。反離保過後,政府理應絞盡腦汁貼近民意,儘管崔世安(因最新得票為三百八十高票,今後將稱之為「三八零」)在政綱中有限度地亡羊補牢,主張把重大法案送交議會前必須進行公開諮詢(何謂重大不過是由三八零說了算),但他在整個選舉宣傳期間卻反而予人一種比五年前還要畏懼民意的感覺,不僅頻頻親身偏聽建制社團吹奏讚歌,匆匆公開落區兩次、合共十幾分鐘後便再無下文,而公聽會場次也比五年前要少,最明顯的是三八零政府對和平呈現民意的民間公投肆意打壓,當局引用原用以保障市民權利的私隱條例來阻嚇市民,又不諱言迫令交出投票人資訊庫,投票結束前幾天更「誘捕」新媒體記者、以不具充分理據的罪名指控宣傳民間公投的《愛瞞傳媒》濫用警局標誌。在政府機器全方位啟動、力求瓦解民意的險境下,幸得民間公投運動上下仝人及支持者無畏無懼、堅毅不撓、奮鬥到底,反離保後的一次公民測驗總算過關,官方的政治任務也以失敗告終。八千六百八十八名合資格市民選擇投票不投降,足足是小圈子選舉參與人數的廿二倍,當中九成上下表達希望五年後普選特首,以及不信任三八零連任的明確態度,顛覆澳門蛋內九成半高票當選的假象,這是公民社會最期待見到的畫面,當然也是三八零政府最不敢面對的尷尬收場。

一個候選人 選舉便失效

  一個僅得三百八十票的當選人,官(黨)媒還有顏面為其塗脂抹粉,大量派發「高票當選」的新聞號外,不知情者還以為那是一番龍爭虎鬥後的戰果,現實是連豬狼對決也無上演,澳門的政壇和新聞界到底還能弱智化至何等地步?而在民間公投結果公布後,建制中人和「真」字頭網絡遊魂紛紛議論其代表性,直言參與人數只佔全澳選民的百分之三,不足以代表多數民意(他們的邏輯是百分之九十七「沉默大多數」不贊成普選、信任三八零,若投票人再多時,則搬出「先問過十三億同胞/七十億地球人」等懦詞怪說)。他們彷彿把「堅決抵制一切違法公投」的主張拋諸腦後,既然聲稱「鐵定違法」,其結果還在何討論餘地?此舉不是自打嘴巴,便是殺紅了眼、頭腦失靈。況且,按照他們思路,其全力擁護的那場連自己也無權參與的選舉,投票人只佔全澳選民千分之一,試問代表性何在?然而,那卻具備法律效力!即全民被迫硬食這個不由自主的選舉結果。但最弔詭的也莫過於三八零當選當天,適逢北京決議香港政改方案的日子,京官為了硬推中國式普選,營造港人「有得揀」的場面,透過無意義的一人一票將其對港施行的專制統治理性化,竟不惜隔空打擊同日澳門選舉的權威性,表明「只有一個行政長官候選人,那次選舉便是失效,也是一個制度上的失效」,這叫剛獨自跑完選戰、正在接受百人祝賀的三八零情何以堪?筆者多次重申,港澳兩地的官民關係日漸撕裂,源於政府嚴重缺乏民意授權,準備來說是不具備民主正當性,因而無必要向全民問責,政治和法律制度並無賦予人民監督甚至改變亂政的權力,自然催生形形色色的公民直接行動,包括民間公投,乃至如箭在弦的佔中運動。

公民運動的新圖騰

  今年夏天,我們不再寂靜,小城終於因小圈子選舉而掀起了幾陣躁動,無論是守護休憩公園、爭取勞動權益、抗議樓價高企,抑或追求民主普選,不少澳門人都願意從不同角落挺身而出。雖然力量還是不夠強大,但至少觀乎民間公投主要集中在八、九零後的投票年齡層,還有從有份參與義務工作的年輕人身上感受到不屈的滿腔熱誠,足以刻劃出本地公民社會未來五至十年的新圖騰。現在該輪到三八零政府作出抉擇的時候,究竟是繼續蔑視逆耳諌言、活在千萬份意見書下自欺欺人?抑或切實解決善治不彰、勇於為澳門人承擔向北京提出啟動政制改革的責任。三八零的選擇將決定小城公民運動未來幾年的走向…

原文已刊載於 訊報《雨果清源》(2014/09/05)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