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還能選擇的機會 挽回免於恐懼的自由

文/蘇嘉豪 (20140828)

Featured image
由三個團體聯合發起的民間公投無疑比原來的特首選舉更為矚目,在國際傳媒的視線下,只有不足百分之一人口有權參與的所謂選舉,淪為用作強烈比較的笑柄,而民間公投首日所遇到官方百般阻撓,甚至動輒拉人封艇,可謂完全把小圈子選舉的荒謬表露無遺、公諸於世。至少對於一位專程來澳採訪的英國BBC記者而言,在打壓民間公投的同時,只有一位候選人的特首選舉還竟要勞民傷財、大搞競選活動,為現任行政首長尋求連任的選舉代理人,本身更是由該首長直接委任來監督自己的立法議員…那一切一切都是許多澳門人以至國際社會無法理解的。

誰和平?誰粗暴?歷史會記住

  包括筆者在內,許多專業人士已多次重申「法無禁止不為罪」的私法原則,奈何行政機關和建制陣營依然死咬不放,一而再地重覆不實的法律觀點,甚至扭曲終審法院的判詞,對民間公投採取粗暴打壓。事實上,民間公投即使可能包含北京認為敏感的字眼,加上公投不為本地法律所明文賦權,但至少並無任何法律嚴格禁止民間舉辦有關活動,法院的判詞亦已相當明確指出民間公投的性質介乎於「根據法律規定(secundum legem)」和「違反法律規定(contra legem)」而作出的行為,破除「公投違法」之說法。公投既非違法,官方又豈能以「活動不具正當性」,故收集個人資料屬「違法」行為,而大舉騷擾和拘捕活動人員?法治社會裡,我們該尊重司法機關的獨立決定,斷不能因某黨某派的自身觀感,便隨意推翻上述基本的法律原則。況且,民間公投僅供全澳合資格市民在小圈子制度外作出自己的選擇,比平日已相當和平的遞信、遊行、集會更要和平,單純的一場活生生的公民教育,卻遭遇主權移交以來前所未見的大規模跨部門打擊,到底誰和平?誰粗暴?歷史必然記住此刻。

一句到尾:要徹底掩埋民意

  自今年初,民間公投活動計劃浮面後,馬上惹來民主派中人「善意提醒」,質疑投票結果只會強化小圈子選舉的民意認受性,是變相抬橋;反離保運動和香港和平佔中民間投票活動後不久,澳門的民間公投也正式展開宣傳活動。特首辦以至中聯辦旋即以史無前例的效率,嚴正批評活動「違法」;民政總署也充當釋法機關、以諸多理由不批准向主辦方提供公共地方;到後來建制陣營和「真」字頭網絡遊魂傾巢而出,在其官方喉舌和網上大肆抹黑活動縱容惡意灌水和外洩資料;直至投票開始前一刻,近年無甚建樹的個人資料保護辦公室竟也忽然積極,扭曲法院說法、直指活動內容「可能違法」,辦公室果然於投票首日主動提出檢舉;臨門一腳則交由警方負責,採取拘捕行動,近日更以「配合檢察機關偵訊」為由要求交出投票資料庫。官方使出渾身解數,發動極其罕有出色的跨部門協作,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要把所有不利小圈子選舉的民意徹底掩埋,如今甚至要迫使主辦方冒著法律風險,誓保本該得到保障的投票者資料,實在可悲。

恐懼面前豈能屈膝

  在這個容不下真相的小城,政府為了麻痺整個社會的神經,不斷製造經濟繁榮、全民就業、旅遊休閒、產業多元等假象,還依法炮製的小圈子選舉,由所謂具廣泛代表性的四百選委替全民決出領導人,選舉的唯一候選人(也稱候任人)也只偏聽讚歌,麾下鷹犬則紛紛製造千萬民意;當有人稍具獨立思維,嘗試戳破謊言,必遭逢排山倒海的壓制,因為尋求真相者已被視為既得利益集團的敵人。在白色恐怖的氣氛下,眾人已失去免於恐懼的自由,公民連自發舉辦和參與民間活動的空間也日漸萎縮,真不敢想像今天您我放棄捍衛人權自由、在恐懼面前選擇屈膝跪地,這個小城他朝會淪喪至何等地步。民間公投,一票不可少!

8月31日中午前,請把握還能選擇的機會,投下忠於自己的一票:
vote.macau2014.org

原文已刊載於 訊報《雨果清源》(2014/08/29)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