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盃熱潮下的賭城澳門

文/蘇嘉豪 (2014-08-01)

Featured image
四年一度的世界盃(世足賽)熱潮前陣子席捲全球。一直以來,全球球迷都把目光聚焦於歐洲和南美洲這兩大足球重地,由於時差關係,身處亞洲的華人球迷要看場球賽,必須在半夜三更爬起床來,不惜在翌日戴著一雙黑眼圈上班上學,需要付出更多的耐力和精神,不但不減他們熱誠,華人社會反而是全球其中一個重大的足球市場,各項足球收益絕對不遜於歐美等地,筆者來自的澳門也不例外。

澳門曾被葡萄牙殖民統治超過四百年,眾所周知,葡萄牙也是個熱衷足球的國家,從已故的尤西比奧(Eusébio da Silva Ferreira),到已高掛戰靴的費高(Luís Figo),再到當今炙手可熱的朗拿度(Cristiano Ronaldo),都是不少澳門球迷如數家珍的偶像級人物,葡萄牙也自然成為許多澳門人力挺的世界盃隊伍,主權移交後仍然保留的葡萄牙領事館也在外牆掛起寫有「葡萄牙加油」等字句的大型橫額,好不搶眼!在這面積僅僅超過三十平方公里(相當於臺北市的土城區)的小城,包括華人和土生葡人的球迷和波友(踢球者)幾乎遍佈每一年齡層,每逢世界各地以至國際足球盛事開鑼,定必引來全城關注。不過,我們也不得不提為澳門人注入這股足球熱血的另一個關鍵因素,一字既之曰:「賭」。

澳門素來是個以賭為生的城市,以往的「東方蒙地卡羅」,今天已躍升為總收入超越拉斯維加斯的「世界賭城」,每年為政府注入幾千億稅收,占政府總收入的八成以上,從象棋、牌九、麻將、賽馬、賽狗,以至賭場裡五花八門的投注項目,小城似乎總是離不開「賭博」二字,云云項目當然少不了遍及各社區的足球投注站,只要是年滿二十一歲,便能堂而皇之走進去考考眼光、碰碰運氣,世界盃期間,投注站一天到晚都是人山人海,身穿中學制服的小伙子要不托朋友代為下注,要不無視年齡限制、混水摸魚,在大街小巷議論紛紛的,除了是前天晚上各支球隊的場上戰術和表現,抑或哪位球員比較帥氣有型,更多的是為贏錢歡呼、為輸錢嘆息。

正因為小城允許合法賭波(賭球),賭波公司當然不能在睇波(看球)方面虧待廣大球迷,過去幾屆世界盃,儘管購買賽事播映版權多麼昂貴,本地唯一的公營電視台在政府以至賭博企業的大力支持下,都能免費足本直播全部六十四場比賽,這是身處一水之隔的香港人難以想像的。香港的電視台只選擇性免費直播其中二十二場(這是國際足聯規定的最低場次標準),市民只好自掏腰包收看其餘四十幾場收費賽事,有生活足襟見肘的草根慨嘆「窮人冇波睇」(窮等人家沒得看球),派駐香港的荷蘭領事也驚訝於此,直言若在他們國家出現類似情況,必定激起球迷上街示威抗議。在澳門,這方面卻是難得的人人平等,無論你是死忠粉絲抑或所謂的「一個月球迷」,總之不分貧富,夜深人靜扭開電視,便能一氣呵成從深夜看到天亮。

無論是從賭波到睇波,抑或從睇波到賭波,澳門人無不感到便利,那的確能夠掀起若干年一度的足球狂熱,然而,澳門政府始終不願做好支援足球以至體育事業發展的政策措施(詳細可看筆者另一篇拙作:http://goo.gl/pRRmjV),熱潮過後的餘溫往往封存不久。一屆世界盃,引發更多的是社會關注的病態賭徒問題,本地的賭徒輔導機構也明言,世界盃的「賭波後遺症」已經陸續浮現,有關的求助人數持續上升,也越趨年輕化,這是世界盃熱潮底下的另一張真實面,那似乎是賭城永遠無法解開的死結,同時也是人們不能規避的社會危機。

原文已刊載於 兩岸公評網八月號
http://www.kpwan.com/common/index.do

圖:蘋果日報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