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嘉豪 為人民吶喊 - 力報

#力報 2014年6月8日
近來澳門此地在國際間頻頻見報,卻不再是因為派糖措施,或者新賭場落成,而是上月萬人上街的反離補遊行,除打破了回歸以來的遊行人數紀錄,更打破了以往澳門人予人的「沉默」印象。澳門人不再「認命噤聲」,多得有把聲音帶領全民吶喊,他聲音的感染力不遜網上Hit歌《問誰未發聲》的童聲,他是蘇嘉豪。
Featured image
圖:力報
蘇嘉豪 1991年出生,政治社團「新澳門學社」及網上組織「澳門良心」成員,曾發起「讓澳門在台學生自由回家」行動、「家暴法立法關注組」、「6.30倒陳遊行」、「反離補」等社會運動。現為中學行政人員、業餘時事評論人。
三歲定八十,蘇嘉豪自小就聲大大,見到唔啱一定會出聲。雖自認是教務處常客,但求學時期的他跟一般懵懂少年無異,「唔係好清楚目標,我的志願係咩我都唔知。」而他倒是清楚,到台灣唸大學必能長見識。在台灣邊唸政治系邊參與社會運動,但身份只是參與者,當然沒想過有一天會走上街頭,發起萬人遊行、帶領7,000人包圍立法會,忽地成為社運新星。這一年,他才23歲。
蘇嘉豪以組織「澳門良心」成員身份先後在5月25和27日發起反離補遊行和包圍立法會,又謂不一定要大時大節才站出來,只要有訴求都可以發聲。(互聯網圖片)
搞社運要有音響
蘇嘉豪搞社運,身邊的人大多不看好,「一種人是出於善意的擔心,會勸喻你;另一種人是抹黑你,會叫其他人不要參與。」他則認為最重要是踏出第一步,只要突破一次,人們便會相信自己的力量。不過他強調,並非把所有人召喚上街便算功德圓滿,還要把眾人的力量凝聚起來,繼續感染更多人,「香港朋友告訴我,搞社運,最重要唔係理念,而係音響,如果冇音響,理念幾好都冇用!」回顧近期幾次遊行集會,參與人數由以往的數十人至數百人,一下子增至成千上萬,對發起人而言固然鼓舞,但同時是一場嚴峻考驗,「硬件上要有音響和物資,例如水;軟件就是人力資源,如透過行動認識我們而主動幫手的義工,可以對他們加強訓練,增強他們跟市民溝通的能力。 如此把規模擴大,一定有幫助。」
小市民都不太願意站出來,最後選擇「必要的沉默」,他卻說:「向政府遞信好似好複雜,但其實個程序好簡單,爭在你做或唔做。」(受訪者圖片)
反離補遊行尤其引起香港媒體關注,蘇嘉豪與「澳門良心」另一成員周庭希(前中)最近便到商台烽煙節目《在晴朗的一天出發》受訪,讓更多人了解澳門政治實況。
醒咗都可以瞓返
「5.25」和「5.27」過後,不少人說澳門人終於覺醒,蘇嘉豪卻持觀望態度:「醒咗都可以瞓返啫!」他認為後續工作更為重要,「因為爆出嚟好容易,延續下去才艱難。」又指任何社運都不會停留在高峰,更何況一、兩個月過後,議題便會丟淡。「大家要認清一件事,想社會進步並非一味猛谷,今次集會、下次衝入去──這是錯誤觀念。」人們善忘?那就想辦法讓他們記起,只要不是裝睡,你都可以把他們喚醒。借鑑台灣的「太陽花學運」,他形容是一次「公民教育實習」,而澳門人要學習的是他們的公民質素。 談到公民教育,社運人士又擔當怎樣的角色?「搞研究會、講座,讓大眾知道制度缺陷造成了甚麼社會問題。公民運動有不同的階段,冷淡下來便要做社區教育。」
2013年,仍在台灣唸大學的蘇嘉豪發起「讓澳門在台學生自由回家」行動,提出學生出入境限制問題,最後成功讓教育部廢除學校批文。
揀唔落手也要投白票
澳門人普遍政治冷感,從往屆立法會選舉的投票率可見一斑。蘇嘉豪在臉書高呼「自己的澳門自己救」,那麼又該如何救?履行公民責任,登記做選民是最基本。「你先要有權利,用不用是你的事,到你連權利都冇時便會後悔。」他認為澳門人口少,這裡一票跟香港一票相差甚遠,即使「揀唔落手」,也要投白票,表示自己對社會有承擔,同時表達對選舉制度的不滿,「接下來這一屆要推進政改,制度議席分配要調整,將我們可以選擇的議席增加,當可選擇的人增加,你那一票的含金量就高好多。」他對澳門前路不算樂觀,但自嘲是「爛頭卒」的他卻知道自己要比其他人樂觀,要堅守立場,「要是我們不企硬,你怎叫其他人去服從你、相信你的理念?無論是反離補抑或爭取港澳學生在台自由出入境,之前都冇人講一定成功,但你不站出來就冇可能性。」
Featured image
圖:力報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