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衣包裝氹北規劃 以民攻民偷步自肥

文/蘇嘉豪 (2014-01-17)

Featured image
圖:論盡媒體

尚有不足五十天,《城規法》便正式生效,不少市民期望新法能配合同步生效的《土地法》和《文遺法》,更公開透明和妥善處理日後的城市規劃、土地批給和文化遺產保護等重大問題,我們腳踏這片僅三十平方公里的土地能否健康永續發展,此「護城三大法典」扮演著關鍵角色。正當市民終於盼到新法即將出臺之際,一張晚了十九年面世的氹仔北都市化整治規劃圖,劃破了我們以為「新法萬能」的幻想,官商共同體怎會放過無法可依、盡情搜刮利益的最後時刻?

《城規法》經社會多年爭持,終於在去年八月通過,法律為了對城市作出更完善的整體規劃,在發展與環境保育之間取得平衡,明確規定任何規劃(無論是初開發抑或修訂法律生效前已存在的規劃),必先訂立「總體規劃」和包含限高、地積比和土地用途等重要元素的「詳細規劃」,再由局方編製草案,交公眾諮詢和法定的城規委員會討論,彙集民意後才由特首會同行政會決定是否簽字核准。然而,在這個法律「待生效期」(三月一日前),政府本來有責任教導其他公共部門,以至市民有關新法的制訂精神和運作模式,政府卻反而在該區多數居民甚至坊會組織不知情下,帶頭拋出與新法精神相左的修訂規劃(罕有地提出類似新法生效後的「詳細規劃」),是有預謀地蔑視程式正義,以及經立法會審議通過的法律的行為,局方聲稱今次「破慣例公佈研究以增施政透明度」當然也是偽善之說,因為市民不光是希望「知道」該區未來的規劃構思,而是期望「參與」構思該區的未來規劃。

對於坊間質疑規劃刻意避過三月生效的《城規法》,有偷步之嫌。工務局連番發出多份新聞稿試圖解畫,聲稱規劃「不存在偷步」,而且既可「創多贏局面推進都市化發展」;又能「締造新型綠色社區」,使「樓宇供應、道路設施、康體場所,甚至環境、治安、水浸等得到改善」;更首次披露氹仔北區早於一九九五年已獲核准相關的舊規劃。作為之前毫無城規概念的市民,不禁無知一問:若經修訂的規劃一如政府所說般美好和迫切,何以拖延十九年,到新法生效前六十天才急忙推出?再者,都市化規劃竟把屬農業用途的土地的可建樓宇限高放寬至九十米,將令該區人口急增超過三萬。面對原來供應緊張的道路網絡和一系列社區配套(有氹北居民抱怨於繁忙時間,在上橋前的海灣花園巴士站苦候一小時也無法上車),新規劃只會造成更沉重的人口壓力,令政府聲稱希望透過規劃來解決的社區問題惡化,使政府在地區上的施政更舉步維艱。在官民缺乏互信的社會氣氛下,這種「忽然為民」的態度顯得相當突兀,更讓我質疑政府抓住市民急切期盼改善房屋和交通等問題的心態。以糖衣包裝是次規劃,引導市民把反對偷步規劃的團體和人士視為阻礙政府施行德政的敵人,達到「以民攻民」的效果。

與其他未開發或都市化的區域一樣,氹北三家村和卓家村一帶土地被發展商視作城市裡的肥豬肉,修訂規劃正式被執行後,他們將可隨時改變土地的農業用途,繼而在新法生效前後的過渡期內大興土木(有商人已蠢蠢欲動,建議政府進一步放寬限高和盡快推出其他區域的規劃)。在官民雙輸的情況下,自然得出「獨肥商人」的結果(官商一體的情況下市民便是最大受害者),若市民認為氹北的山林景觀不算突出,或者對公權力抱持逆來順受的態度,因而姑息政府所為,難保他朝官商共同體選擇在路環綠林、世遺景觀下甚至你家門前動土,到時便為時已晚。因此,偷步規劃不可一不可再!

原文已刊載於 訊報 (2014/01/17)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