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假波、假諮詢,到假議員

文/蘇嘉豪 (2013-10-11)

Featured image過去一星期,澳門社會上的真真假假,的確把我弄得頭昏腦脹…

打假波:大人犯錯,小孩受罪

我在五月底曾撰文訴說本地業餘足球生態的重重困境,沒想到上星期日,足球圈終於一躍登上報章頭條,可惜標題卻是「澳足出貓,體局究責」,報導澳門代表隊在上星期粵港澳青少年足球交流活動中派出超齡球員披甲的事件,可謂「好事不出門,醜事傳千里」,憑這類醜聞登上頭條,實在教身為足球迷的我感到可悲!若非香港名導張堅庭事後撰文,控訴其愛兒代表香港隊出賽時面對的不公情況,澳方有違道德的作弊行為一定神不知鬼不覺。

事後,教練丘建威大吐苦水,聲稱自己「食死貓」,派出超齡球員出賽是澳門官員的指令;體育發展局代局長戴祖義開腔回應時,則直斥教練團做法「愚蠢和不明智」。雙方「供詞」雖然明顯相反,但丘建威翌日便火速發表聲明「糾正」,澄清「球員的出場及調動『沒有體發局職員參與』,青少年足球學校總教練需負上不可推卸的責任」;而社會文化司司長張裕則在體發局未公布獨立調查報告前,就拋出「初步了解不存在政府人員介入其中或曾提出要求」的言論。官員和教練雙方的說法難免讓人有感箇中詭異,惟依照澳門一貫的「河蟹」做法,相信今次「假波」事件最終也不會得出需要問責的一方,造成「大人犯錯,小孩受罪」的場面,成年人功利主義作祟,官方或教練團為了締造虛假的「豐功偉績」,家長為了明哲保身而沉默應對一直存在的作弊情況,最終連累懵然不知的小孩事後被褫奪獎項,小朋友在如此社會氣氛下成長,勢將扭曲其原來健康的價值觀,本地習以為常的造假文化實在害人不淺!

民意從天降?諮詢模式形同虛設

從一場小孩之間的友誼賽,已可勾勒出本地盛行的造假風氣,政府在處理公共事務時的態度當然也不能出淤泥而不染,「假諮詢」便是製造假民意的典型手段。綠巴破產事件,再次燃起市民對新巴士服務的炮火,基於公眾利益,接管綠巴服務是政府唯一但無奈的做法,但政府近年的公共服務批給屢遭挫敗,非凡航空、巨龍船務和維澳蓮運先後停擺,不單被網民戲稱是「海陸空大淪陷」,更讓人反思政府與新公司簽署合同前,究竟有否作出嚴謹的分析,例如調查該公司的財務狀況、管理和營運能力等,同時又有否向社會展開廣泛諮詢,否則為何每次當有相關公司破產後,政府都只能以公帑作為「贖罪券」,置公眾利益於懸崖邊?面對政府漠視民意下所造成的種種交通亂象,交通諮詢委員會便成為市民其中一個指摘的對象,政府廣設不具民意代表性和足夠專業性的諮詢委員會,加上當中資訊高度不透明,可能導致市民「搭巴士」的辛酸無法被有效傳達,市民亦批評諮詢委員會知悉綠巴資不抵債卻依然不作為。

對此,身為交諮委的高岸聲在澳門論壇上嘗試平反,指出他們過去一直有向政府提出改善建議和反映民意,但慨嘆職能有限,交通事務局根本沒有接納和實行有關意見。究竟是他們提出的意見確實無用武之地,還是真的如高岸聲所說般如此委屈?若其言論屬實,市民就有理由質疑政府正在不斷進行「假諮詢」,大部分諮詢委員由於長年得到政府重用而不敢把「假諮詢」的真相公諸於世,只能淪為助長製造假民意的花瓶。猶記得,去年政府在只諮詢街坊會的情況下,製造出僅八份意見明確反對在西灣湖興建夜市的假民意,最終在次輪諮詢中,政府逼不得已下面對真正的民意,結果反對意見高達九成以上,民政總署對諮詢作出總結時仍「死雞撐飯蓋」,指出前後截然不同的民意是基於「近年社會取向變化、諮詢時間與公眾參與方式不同有關」。其實,民政總署根本無須為了狡辯而絞盡腦汁,「假諮詢」三個字就足以解釋了,但這三字對解決日趨激化的社會矛盾實在百害而無一利!

議事堂上,名不正言不順的一群

假民意不只籠罩諮詢委員會或公眾諮詢場,同時也在立法會議事堂上徘徊不散。特首正式公布官委議員的七人名單,相對「爭崩頭」的直選和「閂埋門打到你死我活」的間選,官委則「安坐家中」等候「老友」來電詢問有否晉身議會的興趣,說這些官委是「議員」,似乎有辱所有民主國家或地區的民意代表,事關澳葡年代建立官委制度的原意,在於安插澳督的葡人友好,為政府保駕護航,以制衡壯大的華人勢力,基本法制訂時,為了保障少數族裔在直選或間選的先天劣勢下,仍有被委任成為其族群代表的機會,故保留官委,但時移勢逆,當今的七名官委全數由華人出任,昔日被視為少數族裔的葡籍人士(高天賜、歐安利)亦能透過直選或間選晉身議會。

此時,特首又把保留官委的理由,轉變成「衡量社會整體利益及補足直選和間選結果的不足」,首先,安插官委的做法雖然合法但卻嚴重扭曲民意,再來的是新一屆廿四名直選和間選議員中,至少一半擁有商人背景,在如此格局下,特首依然一意孤行,執意安插五名有商界背景的官委,進一步壯大以商界主導的既得利益群體,難怪被委任的馮志強還能理直氣壯地說,「如果草根階層太多,可能會對政府有過多要求,對政府或社會不一定是好事。商界成份較多,對社會經濟發展有好處」。說官委是「假議員」,更明顯的便是一覽他們在大會與小組委員會的出席率、發言、口頭與書面質詢次數,明顯與直選議員差一大截,部分更是長期吊車尾,試問天下間哪有議員不議政?這種「特首一票,選七代表」的模式下,官委的入局完全建基於特首對他們的信任,但須知道,議員的天職是監督政府,意味著在大是大非面前,官委要做「真議員」,就隨時準備充當「反骨仔」,指陳那個信任他們的人…寫到這裡,我也不想再寫下去了,無謂為關心澳門的廣大讀者徒添傷悲。

從假波、假諮詢,到假議員,不禁一問:在這個小城,還有東西是真的嗎?

原文已刊載於 訊報 (2013/10/11)

照片修改自論盡媒體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