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前冒險家與選後諸葛亮

文/蘇嘉豪 (2013-09-27)

Featured image

承接上星期<年青人!社會終究屬於我們,知道嗎?>文末提到,自由開放陣營或民主派如欲收復失地,必須盡快開展針對年青人群體的一系列社區公民教育,讓更多中、大學生接收到全面的政治和社會訊息,拆解教會學校「隻字不提」和紅底學校「單一灌輸」的死結。即使四年過去,或許會有不少年青人打從心裡討厭民主,投票支持鄉事派或傳統愛國社團,我堅決尊重,因為當事人至少願意站出來,投下全面瞭解社會情勢後的一票,怨不得誰。

冷靜思考新澳門學社今屆喪失議席的主因,可以發現並非如外界有意見認為的「一拆三」策略失敗,得票率和投票率的顯著下降才是關鍵。學社三組共取得兩萬三千多票,以最後一位當選者梁榮仔的六千五百多票作為最低當選門檻來看,即使學社「一拆二」或者只推出一隊,除非做到完美的配票策略,一組得一萬三千多票,而另一組得九千五百多票,否則「僅得兩席」的可能性也很大(可惜學社根本不曉得支持者在哪裡,因此由始至終都沒有「配票」策略,與其「配票」不如三組互相「配合」),加上學社新增由周庭希帶領的青年軍,其出發點在於給予支持者更多選擇,避免讓思想前衛的支持者只能「含淚」投票予三位資深議員,同時在新老交替的關鍵時刻,亦可讓支持者以票數評價學社的走向有否過於保守或前進。「一拆三」的意義遠遠超出眼前的選票和議席,既能憑藉放手讓青年成員獨個兒運轉一個組別、大大提升其政治歷練,最重要的還是為了薪火相傳作好鋪排和準備,在滿佈危機的冒險旅程中尋求最大束曙光。因此,廣大市民(特別是民主的忠實支持者)應當把充當選後孔明、盡情炮轟分組策略的精力,轉而深思選票下跌的因由。

吳國昌前幾天在網上分析數據,發現北區作為商界民粹政團(鄉事派)崛起的重地,學社在該區僅損失不足一千票,似乎打破了「民主敵不過枝竹腐乳」,即過往民主派的支持者今屆選擇向禮品包低頭的推論,反觀學社在南區卻損失多達四千票,意味著四千名南區選民的「集體不支持」,成為學社失利的主因。有心人於是馬上跳出充當孔明,直指周庭希於年初承認其同志身份,激發南區廣大天主教徒集體唾棄學社,這類分析看似有理,但仔細想想,深惡痛絕於同志的教徒們頂多棄周,何以連吳國昌和區錦新也一同捨棄?況且吳、區於選前和選舉期間亦曾一再表達其「沒有特別支持同性戀,但會尊重他們的性取向」的立場,有心人將選戰失利歸究於周庭希「出櫃」或起而推動同志平權運動,莫非他們認為「保障弱勢和少數(性小眾)基本權益」已脫離學社崇尚普世價值的大原則?同時,對失利的如此推論豈不是陷廣大教徒們不義,將他們打成「要學社表明反對同志並將其趕盡殺絕,方會繼續投票支持」的一群?新任教宗方濟各亦曾呼籲各天主教會要寬容慈悲對待同志,並指出他們一直承受的社會傷害「並非教會的本意」,我不認為澳門的教徒會心懷如此極端的仇恨,以選票「懲罰」同志。此外,有心人又云,若將周庭希的三千多票「還給」吳國昌,陳偉智就不會落馬,此等馬後炮式言論更是完全侮辱選民,孔明倒不如直接要求選後由人手分配學社三組的選票,讓學社取得最多的議席,可能比較實際。

選舉過後,慶幸發現無論是吳、區,抑或周庭希等一眾青年成員本身,都明顯把思考方向定位於「選票何以下跌」,提出經濟發展穩步上揚、較少重大政治事件的衝擊、選管會刻意低調宣傳、主流媒體過去四年對學社工作消息的封殺、學社本身的服務和行動缺乏深度的宣傳和動員、年青人的公民意識不全面和薄弱等可能因素,都能夠讓學社和民主派陣營重新清楚思考今後的路向,再以最有效或者最貼近澳門大眾的方式推動民主政制的發展。單純把失利的怨氣,向某幾位選前冒險家發洩,甚至要求「魯莽出櫃」的周庭希辭任理事長一職,除了說明澳門社會的性別平權意識依然貧乏,更顯示其面對一時挫敗時的無知與不成熟。畢竟選後諸葛亮人人能當,但選前的冒險家,又有多少人敢於擔當?

原文已刊載於 訊報 (2013/09/27)

照片來源:Luis Yu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