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香港危殆,那麼澳門已死

文/蘇嘉豪 (20130714)

Featured image
圖片來源:Esther Un

二零一七,香港人能否如願見到特首「真普選」,仍存在諸多變數,但隨著去年「佔中」行動理念的提出,有關討論越演越烈,各路人馬不分立場和背景都紛紛表態,政治意識的普及化勢必吸引更多平日漠不關心的市民投身政治討論,政府某些有違民主精神、倒行逆施的管治手段將更被凸顯,社會在未來五年或十年的尖銳矛盾和對立都是可預見的,或許有人會指責那是不利經濟發展的社會內耗,但在我看來,那只不過是民主進程中必經的陣痛期,挺過去便是海闊天空的美好前景。然而,港人政治意識的抬頭同時觸及北京當權者的神經,陸續出現對港人自由權利的各式打壓也是無可避免,除了警察進一步加強打壓遊行示威的力度外,搗亂公開論壇、肢體衝突、恐嚇民主派人士、焚燒報紙倉庫等暴力行為亦也將越來越多,這正是考驗港人意志的關鍵時刻,奮鬥超過三十年的汗水「分分鐘」因為稍有鬆懈而付諸東流。

一海之隔的澳門,政治風氣之保守卻令人無法想像,政治結構和運作模式皆不利於落實雙普選:澳門《基本法》賦予當局行政主導的定位,中共官員亦曾高調讚揚行政、立法和司法三權合作的「澳門模式」行之有效;共廿九席的立法會仍保留由特首一人委任(七席官委),以及由各界別法人以「社團票」互選產生(十席間選,歷年來均是等額選舉)的議席(筆者按:香港功能界別儘管並非民主選舉,但好歹也有部分界別採用「個人票」選舉),市民一人一票選出的直選議席則僅佔四成(十二席),其中又包括如賭王四太梁安琪等企業和賭場老闆,以及標榜「愛國」的傳統保皇派人士,致使多年來無法有效監督政府施政和資源運用。在如此鬱悶的政治格局下,澳人可自主抉擇的事情少之又少,面對官員的貪腐、無能,澳人只好「忍讓」。直到去年起錨的政改諮詢,政府硬銷「加二加二加一百」(即直選加兩席、間選加兩席,特首選舉委員加一百人)的方案,加上建制社團空群而出,短時間內居然收集到十幾萬份支持方案的意見(澳門人口僅有五十幾萬),結果把一批此前不關心政治的青年、學者和其他市民激發出來。正因為當時小城各人不分立場、背景,都大談特談心中的民主價值,公民社會的種子才開始慢慢萌發,緊接的是市民對政府施政失誤的敏感度大升,個人認為有點十幾年(或更早)前香港的影子;可是時移勢逆,由於鄰埠香港今天的政治參與程度已不能同日而語,這直接加速澳門的民主進程,澳門不可能像十幾年前的香港般慢慢踏出普選路,假設二零一七年香港的「真普選」的確來臨,澳門人還能忍受一個由幾百人選出來的特首嗎?

有危就有機,港人準備最後衝刺之際,澳人初試啼聲、上街爭取民主、高呼無能官員引咎下台,儘量規模暫且不大,也同樣面對前所未有的打壓,正因為如此,我們的民主步伐應該「企得更穩」。澳門的經驗告訴我,澳門要民主化,也要慎防香港「澳門化」,下回待續…

(二之一)

原文已刊載於 破折號 Dash (2013/07/14)


Featured image
圖:六月三十日當晚,當我向現場記者展示流血的傷口時,指揮官下令將我拘捕,接著數名軍裝警員將手無寸鐵的我夾上警車(截取自網路影片)

回想十年前那個炎夏、五十萬港人用腳踢走的廿三條,六年後竟在澳門無聲無色地通過。當然,香港一天未立廿三、台灣一天未被「收復」,澳門廿三都不會產生直接作用,但一股詭異的社會氣氛從此籠罩全澳:政府年年派錢、社會一遍「祥和」,但民怨卻不減反增、官民關係越趨緊張。每年大時大節,載歌載舞的表演團體和怒呼口號的遊行隊伍,把這種氣氛具體刻劃成澳門最真實的寫照。

維穩SHOW愛國團樣樣齊

  據我觀察,澳門在敢用廿三前的氣氛正在香港蘊釀當中。隨著市民的政治意識逐漸覺醒,特區政府甚至頂頭的黨國機器也作出相應動作:早前七一巨蛋音樂節被指是擺明車馬的維穩Show,邀請大批韓星和本地樂隊載歌載舞,藉此與七一遊行「打對台」,回看澳門,其實早於零七年五一遊行發生開槍事件後,政府已啟動「危機應變」系統,此後每逢五一、十一、十二二零回歸日,都安排各色各樣的大型表演,在過去兩個「大日子」,市民手持身分證就能以幾十元超低價,入場欣賞陳奕迅演唱會和有任賢齊等人演出的「海灘迎夏日演唱會」,有社運人士笑言「如果不是我們堅持上街,也不可能『有咁大隻蛤乸隨街跳』;另一方面,最近愛港力等新興團體每每在政治場合上的「出位」作風,或許令不少港人咋舌,但其實在澳門,早於一九六六年反葡國殖民統治的「一二三」運動後,這類標榜「愛國愛澳」的赤色團體在無能的澳葡政府不作為下,已開始植根各個社區,時至今日仍然站在保皇護主的最前線,上回提到去年十幾萬份支持政府「主流」政改方案的意見書,正是由他們一手炮製。

保衛權貴不遺餘力

  此外,澳人近年行使公民集會及遊行權利時,亦遭受越來越多的阻撓和打壓。剛過去的六月三十日,澳門多個團體共同發起全民倒陳遊行,要求行政法務司司長(特區第二把手)陳麗敏問責下台,原因是她回歸後一直在位,但因毫無政績而導致政制不進反退、法律嚴重滯後等,其民望更長期敬陪末席,但當局為守衛其官邸所在地-主教山,不惜動用龐大警力,在無法理依據的情況下封鎖整個山頭,禁止市民參與遊行後以散步名義上山,對峙幾小時後,最終以武力拘捕包括我在內的六名散步人士告終。警民肢體碰撞被演繹成「襲警」,而市民被警方「剷跌」、「叉頸」、「打頭」、「踢肚」、反鎖手銬等暴力行為卻完全被無視,警方更沒有按照守則、通知傳媒拍攝整個拘捕過程,也一直沒有解釋拘捕理由,被捕者的通信自由亦被剝削將近廿小時。相對香港近年的情況,澳門警方習以為常的濫權行為顯得更加有恃無恐,澳人除了堅持抗爭之外,只能衷心告誡港人,必須要有面對高牆越來越高的心理準備。

CY盡得崔氏本色

  可想而知,港澳領導的溝通機制確實暢通無阻,不單定期「交流」社會控制的心得,梁振英在面對巨大社會反彈後,亦一改上任後高調的「親民」作風,近半年頻頻「潛水」,就連澳門崔氏本色都「學到足」(筆者按:崔世安上任特首後足跡遍佈大江南北,被市民戲稱「離岸特首」。另外每逢出現社會爭議,都由司長、局長擔當馬前卒,希望藉此全身而退,這足以說明為何司局級官員民望偏低的情況下,崔世安仍可保持六十以上的評分),最近香港記者協會發表報告指,梁振英上任後以書面聲明或網誌代替記者會的次數竟高達一百八十二次,較上屆政府多出八倍…

澳門的經驗告訴我,澳門要民主化,也要慎防香港「澳門化」。

(二之二)

原文已刊載於 破折號 Dash (2013/07/27)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