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聯一水之隔,一個毋忘一個失憶

文/蘇嘉豪 (2013-06-04)

Featured image

執筆之時正是六月三日的下午,廿四年前廣場上的部分學生,大概想不到他們準備迎來人生最後一個夕陽;廿四年後的此刻,無意中看到中國外交部對八九民運作出如此回應,「中方對這場政治風波早有明確結論,中國在過去廿年來,經濟社會取得重大發展,文化事業不斷繁榮,中國人民享有廣泛的自由和權利」。有關心大陸維權運動的朋友,聽到這種自欺的論述,大概也會感到毛骨悚然。

由於特殊的歷史殖民背景,港澳兩地人民對八九民運有著複雜的情意結,當年澳門與香港一樣,回歸中國的前途已定,可是目睹那個晚上從京城傳來的畫面,許多人都憂心忡忡,各行各業紛紛站出來聲援愛國學生運動。當年還未出生的我,從舊時的新聞圖片,看到數以萬計澳門人冒著九號風球上街抗議,以及逼爆大三巴的歷史畫面,再回望今天權貴公然打著「愛國愛澳」的旗號,為「阿爺」塗脂抹粉,以虛假的和諧包裝社會上種種深層次矛盾,廿四年前後的強烈對比實在令人唏噓。當權者完全扭曲「愛國」的定義,只想人民記得國家的經濟發展有多偉大,對於國家的錯失應一概不予批評,甚至煽動集體民族主義指控批判者收受國外資本顛覆祖國政權,至於當年在天安門發生的一切,他們更不想記得、不敢回憶,把當年登報聲援、發動罷工罷課、舉行聲討暴政大會的歷史事實通通拋諸腦後;不過,儘管他們如何「善忘」,一張張保存至今的舊報章,至少仍可對權貴發出最有力的控訴。人民可能忘記,但歷史卻永遠記住澳門的那一刻。

在眾多選擇性失憶病患者中,其中有個叫學聯,別以為其與香港的學聯同名,他們的理念定必一樣,事實恰恰相反。澳門的學聯全稱「澳門中華學生聯合總會」,而香港的則叫作「香港專上學生聯會」,心水清的你應該看得出「中華」二字的影響力有多大,澳門的學聯是忠心耿耿的「愛國」青年團體,每年收取特區政府過千萬的資助,單單在今年暑假就舉辦十個大陸交流團,主題包括「共圓中國夢,同鑄三地情」、「情繫祖國,愛我中華」等等,赤色之旅的足跡遍佈大江南北。在行動理念上,澳門學聯當然也要貫徹黨的「偉大」領導,香港學聯的朋友包圍特首專車、要求對話,或者每年六四前夕發起絕食等行為,在他們眼中絕對是無視國家發展的破壞和諧之舉。更經典的是,他們每年六四晚上都在玫瑰堂前地的悼念晚會附近不遠處,舉辦載歌載舞的六一兒童節慶典,以今年為例,六一明明在周末,而當天舉辦活動的議事亭前地無團體使用,但他們偏偏選擇在六四、翌日要上班上課的星期二晚上,利用小朋友的天真無知,大肆慶祝,這就是他們的團體理念-「發揚愛國精神」,一種無視國家歷史事實、向當年愛國同胞的傷口灑鹽的「愛國」精神。

有人形容澳門已經是「半個解放區」,廿三條於零九年草草立法令市民人心惶惶,不曉得喊出「結束一黨專政,追究屠城責任」等口號的下場如何,加上民主路上必須遇上財雄勢大的「愛國」團體,他們不只是港人口中的保皇黨或建制派,而是已經直接成為執政聯盟的一份子;儘管如此,澳門仍然有一批人堅持動用極少的資源,每年舉辦六四晚會,希望喚起更多人正視國家的重大歷史事件、批判執政者的所作所為、為當年死去的愛國同胞討回公道,在我看來,這才是真正的愛國。令人可喜的是,近年的參與人數屢創新高,雖然與維園的十幾萬人相比,絕對是小巫見大巫,但逾千人點起照耀著澳門僅餘良知的燭光,甚至最近有傳出「光復議事亭」(筆者按:六四後五年的紀念活動都在平時車水馬龍的議事亭前地,即港人熟悉的噴水池舉辦,後來被愛國團體搶佔場地,用作舉辦慶典)的訴求,在困苦中確實能為澳門人增添一份窩心的欣慰,也讓我能自豪地跟其他地區的人說,在中國的土地上,唯二兩個可以公開悼念六四的地方,除了大家熟悉的香港,還有我的家鄉澳門。

廿四年前學生爭取的是國際認可的普世人倫價值,無論你來自哪裡、「愛國不愛國」或「愛哪一個國」,都一樣可以堅持「平反六四」的信念,當年強權可以把青草燒毀、把鮮花折斷,但中國人始終無法阻止終有一日春天的來臨。

原文已刊載於 破折號 Dash (2013/06/04)

圖片來源:網路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