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兼多職不健康,澳門怎會缺人才?

文/蘇嘉豪 (2013-05-17)

Featured image  日前,特首辦公室發出新聞稿,表示「為了建立更有效的培育機制,初步構想同一代表不可兼任數個諮詢組織成員,以騰出位置讓其他有志之士參與」。其實,不只政府針對各個政策範疇設立的諮詢委員會,政府部門內「一兼數職」的情況在澳門也屢見不鮮,若論經典「人辦」則實非特首辦主任譚俊榮莫屬。

譚俊榮「如有神助」,一身兼任八職,年薪分分鐘比特首多,職務範疇包山包海,除了協助特首日常工作、代表政府發言、政策研究、協調粵澳合作及澳台溝通機制、監督澳廣視,就連中醫藥產業園發展,以及政府授予獎章的工作都由他一手包辦。幾年前,他以「澳門只有五十五萬人,人才不是特別多」作為一兼八職的理由;可是本地公務員人數在回歸後十年內增加四分之一,平均每二十五個市民就有一個從事公職,薪資在零三至零八年短短六年間翻了一倍,政府每年投入將近九十億的人力成本,最後換來的卻是一句「人才不多」,實在令廣大納稅人摸不著頭腦。

政府架構肥腫累贅的現象並非甚麼新鮮事,我們可以套用行政學上的「柏金遜定律」,一些無能的上級官員,偏好任用水平比自己低的助手,助手再找一些能力更低的下屬,如此下去,架構將無限膨脹、投放的資源越來越多,績效反而降低。這情況反映在政府廣設的諮詢委員會上也很明顯,現時總共三十八個委員會中,有二十八個是回歸後才陸續設立,而事實上,各委員會的成員,不論是官方抑或非官方代表,皆由特首一人委任,根據行政暨公職局提供的資料顯示,當中有一百一十六名非官方成員同時參與一個以上委員會(其中二十五人更兼任兩個以上),每次開會象徵式收取七百元(十個薪俸點)出席費,其職務理應是要如實反映社情民意、協助提升政府施政成效;可是由於成員的委任和運作過程嚴重欠缺透明度,加上吸納成員的途徑單一,各大傳統社團各據山頭,致使廣泛的民意無法被帶入政策制訂的過程,這與整套諮詢組織制度有莫大關係。

首先,一般市民都對委員會的職能、成員背景、績效等完全陌生,政府一味強調任人唯賢,非官方成員皆具備一定資歷、聲譽及認受性,然而政府卻不願意統一公開各委員會成員的詳細資料和委任理由、以理服眾,市民只能翻開政府公報逐份查找,猶如大海撈針,不禁令人質疑委員會內充斥不少駑馬戀棧的無能之士,客氣點說就是「非專職專用」的人士。譬如說最近在網路上對女性遊行人士公開發表歧視性言論的中學教師,經查證後發現竟是北區諮詢委員會的成員,即使我從小在北區長大,平日尚算關心時政,也搞不懂本區諮詢組織的職能,誰人代表我在政府內發聲?如有任何社區問題,該向誰人反映或提出建言?另外,委員會成員的職權到底有多大,以及他們在會內發表的意見對政府有否產生足夠的影響力,市民對此亦一頭霧水。去年暑假,政府低調啟動巴士加價的程序,激起坊間怒火,事後竟有交通諮詢委員會成員在電視上公開表示,他也是從報章得知巴士加價一事,究竟是該成員怠忽職守,還是政府根本只把各委員會視作好看的花瓶、愛理不理?

從公務員「人多人才少」的現象,再看諮詢委員會的組成架構,應可大致明白為何政府施政常與真正民意形成巨大落差。澳門的人才其實不少,問題在於政府除了每年向各大社團大力投放物質上的資助,又向其領導成員或其他親政府人士給予政治職位上的甜頭,使其履歷表變得更光鮮亮麗。政府這個「近親繁殖」的死結一天不解開,即使特首決定不許「一兼多職」,也只會擴大「政治分贓」的規模、分到「豬肉」的人變多,最終仍無助提升施政素質。

原文已刊載於 訊報 (2013/05/17)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