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哥哥的時代:不再有明星的時代

文/蘇嘉豪 (20130401)

「當你見到星河燦爛,求你在心中記住我」,霑叔在1976年親手填寫的《明星》,當年只是一首名不經傳的電視劇主題曲,後來,1980年代把由歌神阿Sam開創的粵語流行音樂文化發揮到爐火純青,可能當時的樂壇有感《明星》的歌詞切合時代實況,於是經由重唱後才得以流行起來,那個年代是巨星雲集的年代,歌迷抬頭看到的是滿天繁星,小鳳姐、甄妮姐姐、阿Lam、羅記、陳百強、譚校長、哥哥、梅姐… 每顆巨星都希望吸引最多目光,如歌詞表達般要「哀求」歌迷們把他/她記於心中,他們以多元百變的方式演繹首首名曲,不單成為劃時代的經典,至今仍擁有跨時代的巨大影響力。那個年代的明星無需玩弄超高音、超低音、假音、抖音、轉音… 他們只需要平凡地唱出歌曲不平凡的韻味,就能永垂不朽,這正是那個時代廣東歌的精華所在。
Featured image
可惜的是,我是個九十後,永遠無法感受那個時代的震撼,四大天王也勉強算是我的童年回憶,我的成長伴隨著當代科技急速發展的腳步,隨便打開電腦就能輕易聽到所有歌曲,唱片越來越不珍貴,廣東歌市場越來越不活絡,當今紅透半邊天的充其量只是些實力派歌手,他們缺少了舞台上那種明星的魅力。粵語流行音樂的過度商品化,使樂壇的定義不再單純,歌曲出版、國際分銷發行、經理人合約制度、唱片公司、歌唱比賽、歌迷會、頒獎典禮等元素不斷被滲入和強化,廣東歌某程度上成了文化產業的營利商品,版權收費的爭議更令昔日百家爭鳴的頒獎典禮變得毫無意義。單純希望專注唱好每一首歌的似乎沒有太大的生存空間,反而社會主流更關心歌手的外在包裝、人為製造的八卦新聞等與音樂無關的元素,歌手為求在弱肉強食的娛樂圈站穩一席,往往要集「歌影視」於一身,結果造成「高不成低不就」或「周身刀冇把利」的現象,更遑論樂壇能再度呈現滿天繁星。

哥哥離開十載之際,讓人最痛心的是,我們只能以緬懷已紛紛殞落的昔日巨星的方式,來活在這個不再有明星的時代。當年巨星們的經典演繹到今天仍在我的耳機裡播放著(我很少邊聽歌邊寫文章,不過這一刻我卻聽著梁朝偉重新演繹的《有誰共鳴》),有時候,我會懷疑自己到底是不是生於這個年代,我想,音樂沒有新舊之分,大概只有個人主觀上覺得好聽與不好聽的分別而已。像繼續吹的風、再湧現的溫馨,抑或請妳珍藏的那份情,真正出色的音樂絕對能夠傳頌千古,我不會忘記那個敬業樂業、敢愛敢恨的哥哥;不過,在追悼往昔的同時,我們更要期待明星再現的一天,我可不想只能與經典的廣東歌「約定他生再擁抱」…

Advertisement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