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黃長玲老師的對話

黃長玲老師是台灣知名的女性主義學者,也是我最欣賞的其中一位公共知識份子,以下是我跟黃老師針對澳門家暴法內容的簡短對談:

我:「老師,澳門的性別主流化程度仍然很落後,我們面對著更嚴峻的困境。」

黃:「台灣過去也是這樣,現在雖然相關的法律和制度已經建立,但是在家庭暴力防治上,還是有很多需要持續做的工作。這種情形在許多工業民主國家也是如此,因此性別暴力的防制,是全球共同的議題。澳門還沒有通過家暴法,也許未來你可以參與協助倡議這樣的立法。」

我:「其實澳門的家暴法已經完成了為期僅一個月的公眾諮詢,法律草案即將送至立法機關審議,法律草案中引起最大爭議主要是兩部分:1. 把家暴行為由『公罪』(警察可主動執法)改成『半公罪』(舉證責任由受害者承擔),官方理由是要維護家庭和諧,減少公權力介入家庭;2. 把原來家暴法保障的『同性同居』部分剔出,官方理由是澳門仍未立法允許同性婚姻,故不能『同性同居』納入家庭保障範圍。想請教老師對這兩部分的看法,謝謝!

黃:「把家暴行為改成半公罪是不合理的,因為如果一個國家不允許任何人民對他人使用暴力,那麼無論這兩個人的關係是什麼,只要有暴力出現,國家都應該盡力禁止。不過你提到的警察主動執法和舉證責任由受害者承擔這兩件事,也許要看具體的法律條文。如果警察明知有家庭暴力行為,但是只要受害者沒有舉報,警察就不介入,這是絕對不對的,而且對防制家庭暴力沒有幫助,因為大多數時候家庭暴力會發生,就是因為加害者與受害者的權力差距,國家的存在是要保護人民不受傷害,尤其是要保護弱勢者,因此這樣的條文無法達到保護弱勢者的效果。至於家暴法不適用同性同居人,其實也非常不合理。台灣的情形是,目前同性戀還無法合法結婚,但是家庭暴力防治法的施行細則已經修改,因此實務上同居伴侶之間的暴力也是要制止。而且,若是同樣沒有結婚而同居,但是異性之間的暴力行為國家會處理,而同性之間的暴力行為國家不處理,那就是擺明了歧視同志,和是否有法律上的婚姻關係根本無關。」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