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台灣經驗看西灣湖夜市荒謬性

Featured image文/蘇嘉豪 (2012-11-07)

  近日,政府推出西灣湖夜市建設項目計劃,頓成社會熱話。政府帶頭發展非大型綜合娛樂項目、創造多元化休閒產業,理應值得期待,然而,政府制訂此夜市計劃之貿然與粗疏,確實讓人擔憂。大型公共建設欠缺廣泛諮詢似乎已成政府多年來的通病,是次夜市項目亦然,在側重社團與坊會的公眾諮詢裏,缺乏宣傳致使整個過程極為低調,連西灣湖一帶居民也大多沒有知悉和參與,當局在1個月的諮詢期僅收到170幾份意見書,當中也只得8份是反對,與最近網路上發表意見的上千人數、當中接近八成反對大相逕庭。談到夜市,當然不得不提台灣,當地夜市的歷史發展與現況,某程度可以印證澳門政府在這方面的本末倒置。

台灣本土夜市的出現,可以追溯到清代,當時的零售商人在街道兩旁或廟宇、廣場等附近聚集擺攤,鄰近都市的近郊務農人家也會在深夜時分挑一些在地農產品前往叫賣維生,特別在傳統廟會舉辦前後,四方八面的人潮都會聚集在這些市集式販賣場,一同歡度節慶。從台灣的經驗來看,夜市都是由舊都市中心每天開業的小吃攤聚集而成,在演變過程中,台灣人學習利用社會性的聚集,在日本殖民的艱辛環境中建立集體生產與分享公共財富的場所,夜市存在的意義不僅是活躍的經濟活動場所,更重要的是可提供居民鬆弛日常壓力以及一家大小休閒相處之作用。時至今日,台灣的夜市仍保有百多年來喧囂、雜亂、討價還價的特色,在工業化和商業化的社會變遷中並無式微甚至消失,反而讓趨向成熟的商品經濟社會帶動了居民在夜間消費休閒的集體傾向,蓬勃的夜市一直延續至今,與它一開始形成時仰賴的、以本土傳統文化建構的社區網絡密不可分。如前所述,夜市對台灣經濟帶來正面衝擊,由於食品攤販的價格相較其他食店低廉,特別在經濟衰退時,攤販的營業機會大增,也能有效紓緩民眾食物消費的負擔,夜市的影響不僅在於讓弱勢可以三餐溫飽,或是作為市場供應低廉商品的最後防線,它更是不少企業家的發跡地,白手興家的「鬍鬚張」成功打造「魯肉飯王國」便是最佳例子,更大的階級流動彈性有助解開「貧者愈貧」的死結,而且相較低廉的租金也保障了中小企的生存空間,也能鼓勵更多青年人在夜市裏從事文化創意活動。

反觀,由澳門政府刻意主導的夜市計劃,既無廣泛的社會支持,當局又沒有認真考察鄰近地區,對上述夜市的深層意義一頭霧水,完全是「人有我有」,顯得非常突兀。加上當局選址幽靜且遠離鬧市的西灣湖硬推計劃,破壞生態環境和居民少有的公共休閒空間之餘,更把旅客的娛樂消費需求凌駕於社會的公共利益之上,更重要的是,根據過去美食展和十六浦對面試行臨時夜市的經驗,政府投入大量公帑補助,可是食品售價甚至比市價還要昂貴(台灣某知名店家所賣的雞排價格比台灣本地賣的足足高出幾倍),商家是否從政府搭建的「舞台」上賺取暴利一直成為公眾疑問。再者,本澳旅遊配套落後,特別是交通問題終日未見改善,這與台灣成功的經驗完全背道而馳,同時也只會讓澳門距離成為宜居城市的目標愈來愈遠,澳門究竟還屬於澳門人嗎?

當局宜順應民意,先擱置西灣湖夜市計劃,再另覓網絡緊密的社區(如三盞燈、筷子基一帶)或未來的新城填海區從長計議,既能增強區內居民的情感連結,又能保護和振興各區的在地經濟與文化。

原文已刊載於 市民日報 (2012/11/07)

圖片來源:網路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